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投资时代 > 1137、直接捅到天上去

  “哈哈哈~”
  鹏城,飞亚达大厦的会议室内,马化滕仰天大笑,笑声十分的魔性。
  企鹅众高管见状,也纷纷跟在老大后面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自打今年以来,他们就很少在波尼脸上看到笑容了,更别提这种开怀大笑了。
  老板开心,他们也就可以少挨点骂了。
  在互联网行业一向以温文尔雅而著称的波尼,今年就像彻底换了个人似的,对业绩落后的高管动辄就是批评、斥责,整个人显得非常的焦躁!
  自上而下,整个企鹅公司都处于一种高压的状态,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熟知内情的高管都知道,这一切都要从那个男人三年前回国开始说起……
  “企鹅微博项目组这次干的非常好!”
  马化滕满脸春风的用目光巡视了众高管一圈,道:“大家以后都要向企鹅微博学习!这种勇于追赶的拼命三郎精神,正是其他部门目前所欠缺的。
  海内控股集团在十几天前推出了“海内微博”,成绩很不错,听说已经拥有一千多万用户了。
  一周以后,咱们的企鹅微博就要正式上线了。
  算起来,我们仅仅只落后他们二十多天时间就推出了正式产品。
  海内网可以给海内微博导流,QQ就不能给企鹅微博导流了吗?QQ的用户量,可比海内网多的多!
  让他们先跑二十多天又如何?
  这次,集团决定将投入重金和大笔资源支持企鹅微博的发展。
  换言之,我们要跟海内微博决战一次,看看谁才是中国的社交之王!”
  众高管齐声称是。
  一时间,整个会议室内欢笑晏晏、自信满满,今年以来的颓废一扫而空。
  马化滕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是企鹅应有的王者气势!
  以堂堂之阵,正面击溃海内微博!
  …………
  …………
  数日后。
  沈心仪一脸疲惫的走下飞机,十几名随行人员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
  队伍里除了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以外,还有几名微博的媒体和公关部门职员在细心的照顾着走在队尾的一对年轻夫妇。
  夫妻俩打扮十分朴素,跟装修的富丽堂皇的机场大厅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两人怀里各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眼神和动作都小心翼翼的,不敢胡乱看向四周,老老实实的跟在队伍最后面,时不时的还好低头看一眼怀里的孩子,眼里噙满了泪水。
  走出机场大厅后,沈心仪停下脚步,转身走到那对抱着孩子的年轻夫妇身旁,言语温和的说道:“车大哥、王大姐,我因为急着要回公司汇报情况,所以不能陪着你们去医院了,会由我的同事亲自送你们去医院。
  不过请你们放心,既然我说了会资助两个孩子看病,就一定会帮助到底。
  等我跟领导汇报完工作,就去医院看望你们……还有鹏鹏和贺贺。”
  说到这,沈心仪动作轻缓的拉开两个襁褓的一角,看了一眼两个头部都有明显畸形的孩子,心中微微叹气,人祸恶过天灾!
  “沈总,我们夫妻俩给你跪下磕头了,你的恩情,我们一家人一辈子都会记得!”
  夫妻俩抱着孩子,突然神色激动的向沈心仪下跪了。
  沈心仪连忙和几名工作人员一起劝阻。
  看着泣不成声、不停抹眼泪的夫妻俩,沈心仪眼眶也红红的。
  这几天她走访了全国多个城市,见到了太多类似的人间悲剧。
  长这么大,她第一次认识到人性会如此之恶!用罄竹难书来形容都不为过!
  一个个婴幼儿在病房里痛苦哭泣的神态开始浮现在她脑海里,想起那一个个遭遇不幸的家庭像看到救星一样向她们哭诉各自的求告无门……
  她心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一样,伸手扶住面前的这对年轻夫妻,正色道:“车大哥、王大姐,我们是媒体工作者,告诉人民群众真相是我们应尽的责任。
  你们大可放心,鹏鹏和贺贺的事,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去为你们讨一个公道。”
  说罢,沈心仪大步流星的朝一旁驻足的搜狐记者走去,并与他们一一握手。
  “感谢几位搜狐的小伙伴一路上的鼎力支持,我马上就会返回公司向夏总汇报,你们等我消息,这次咱们一定要把天给它捅个窟窿。
  不管他们有多大多厚的保护伞,民意沸腾之下,没人能护得住他们。”
  一个领头的记者义愤填膺的回复道:“沈总,你就放心好了,查尔斯已经特别交代过了,要求我们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
  只要向外界公布我们这几天的所见所闻,相信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会坐视不理。
  正义或许会迟到,但它永远也不会缺席!”
  沈心仪面色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告辞上车,绝尘而去了。
  到了中关村,沈心仪一刻都没休整,下车就抱着几个文件夹径直的走进了夏景行的办公室。
  她冷冰冰的把文件夹放在了办公桌上,“所有的证据、新闻都在这呢!”
  夏景行抬头,注意到沈心仪脸色不好看,立马关心的问道:“怎么了?一路上不顺啊?”
  沈心仪轻轻摇头,颇为感伤的说道:“那些不幸的家庭都愿意接受采访和站出来指证,只是看了那些可怜的孩子,我这心里实在高兴不起来。”
  夏景行抿着唇,彻底不吭声了。
  几天前,沈心仪带着六羊奶粉的消息找到他时,他也很是震惊。
  这起案件应该是08年最大的几个新闻之一了,受害者近30万。
  大头娃娃,听起来挺萌的,背后却是无数孩子和家庭的辛酸泪。
  其中很多孩子的病情都治愈了,但头部却一辈子都无法恢复原样了,学习、工作、恋爱都要忍受别人异样的眼光,给人生增添了无数的困难和阻碍。
  前世他身在美国,对这起大案只是听说了,虽然同情,但也无法感同身受。
  这一世有了自己的孩子,为人父母了,感悟完全不一样了。
  愤怒之余,他也在认真思考该如何帮助到这些不幸的孩子和家庭。
  再说影响层面,这件耸人听闻的事情算是把中国奶制品的口碑、信用全部败坏了!
  即使到了十多年后,有条件的家庭更多都选择给孩子喝外国奶粉。
  说这帮人赚带血的钱,那是一点也不为过!
  所以当沈心仪找到夏景行,要求让微博捅开这层“重重迷雾”之后,他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
  为了支持沈心仪去外地调查取证,他还特地联系了查尔斯,叫上搜狐的记者一起协助行动。
  叹了口气,夏景行还是没说话,默默地拿起桌上的文件夹,拆开查看了起来。
  一个又一个大头孩子的照片,看着夏景行这个大男人也忍不住头皮发麻,胸中怒火中烧。
  “这些孩子当中,有人已经不幸去世了,有人变成了大头孩子,还有人成为了肾结石孩子……”
  沈心仪目光幽幽道:“几个月、一两岁大的孩子,却要忍受病痛的百般折磨。
  有些家庭因为给孩子治病,已经一贫如洗,债台高筑。
  我从甘省带回了一对夫妇和两个双胞胎男孩儿,夫妻俩都来自有名的贫困县,平日里以在外务工为生。
  他们想着给一对双胞胎儿子吃好点,才买的奶粉。
  结果好心办坏事,两个孩子都变成了大头娃娃,现在连看病救命的钱都凑不齐。
  四处求告都无门,都快认命了。
  当我们找到他们时,都快被他们当成菩萨供起来了,又是磕头又是下跪的。”
  夏景行耐心的听着沈心仪叙述此行的各种遭遇和发现,他心里听着也是沉甸甸的。
  “好了,不用再多说了,马上行动,马上公布,不能让这玩意儿继续害人了。早一天公布,就会少无数的悲剧发生!”
  沈心仪反问道:“那你还让我收集证据?我说几天前就应该公布的,材料可以慢慢补充,但挽救这些孩子,刻不容缓!”
  夏景行苦笑,“这件事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不就是有人罩着嘛!我懂!把事实剖开给13亿人看到,我看还有什么牛鬼蛇神敢跳出来。”
  沈心仪双目中的怒火喷薄欲出,作为亲自去到一线查看的人,她不为那些苦难的孩子做点什么,良心都会受到煎熬。
  夏景行淡淡道:“我已经安排人打听调查过了,就在几天前,新西兰恒天然公司已经通知地方州县了,要求立即召回产品,可有人却装聋作哑。
  六羊集团高管更是做了一个大决定:封锁媒体!
  这潭水比你想象中的要浑浊的多,要敲就得一棍子打死!不然就跟挠痒痒似的,起不到多大作用。
  我们的目标就一个:给它直接捅到天上去!让盖子再也盖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