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小说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九十四章 十元巨款

  马戏团的节目很多。
  本来只是想哄妹妹开心才过来的陆辛,都感觉看得很过瘾。
  他真的佩服,这些人是如何想到了这么多有趣好玩的节目,找到了这么多奇妙的人的。
  魔术师完美的完成了自己的表演之后,一个又一个精彩的节目接连的亮相。
  陆辛他们看到了一个与蛇共舞的曼妙女郎,穿着缀满了细粒小亮钻的白底金纹比基尼,钻进了一个黑色的箱子里,手脚与身体都被锁在了箱子里面,只有一颗脑袋露在外面。
  然后助手打开了箱子的锁,又急忙退开。
  箱子的四面一下子落在了地上,观众们这才发现,里面满满都是蛇虫。
  尖头的,鳞片艳丽细腻的,尾巴不停晃动,如同哨声的,脖子可以瘪成一片的,各种各样的蛇纠缠在了一起,翻滚着,绞动着,而这位曼妙女郎则慵懒的躺在蛇虫中间。
  所有的蛇虫,都亲呢的腻在了她身边,懒懒的蠕动,攀爬。
  周围开始响起迷离的音乐,女郎开始轻轻的摆动腰肢,双手合并,向蛇一样向上伸出。
  她轻轻吹着口哨,于是所有的蛇都伸长了身体。
  与她的动作保持了一样的幅度,轻轻的摇摆着,画面惊悚而又凄美……
  ……
  ……
  “噫,好吓人啊……”
  看着那些蛇虫,陆辛与妹妹,都忍不住有点恶寒。
  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然后两人又忍不住同时赞叹:“胆子真大……”
  他们还看到了马戏团的大力士,身高起码两米以上,穿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裤衩,与十个打扮得五颜六色的小丑表演拔河,他只用了一只手,便把十个小丑拉的拖在舞台上走。
  还看到了从肩膀位置开始重叠,生着两颗脑袋的连体美女。
  她们化着艳丽的妆,两只手各拿一个话筒,演唱起了最为美妙的音乐。
  左边的女人唱的是高音,可以把杯子震出裂痕。
  右边的女人唱的是低音,最低的时候,甚至可以让人感觉地面在微微的共鸣。
  ……
  ……
  节目安排的很满,马戏团的演员也很卖力。
  他们看到了奇异人的展览,那是脸上只生了一只眼睛的巨人,看到了神秘的逃脱术,被锁在浇满了汽球的箱子里,然后一把火点燃,箱子被烧成灰烬时,却忽然出现在了舞台后方。
  各种各样的光怪陆离又美轮美奂的演出,简直让人感觉大开眼界。。
  不仅妹妹看的很开心,陆辛看得也很兴奋。
  而且可以看到,周围无论是满怀心事的安博士,还是裹在了厚重肥大羽绒服里面的小姑娘“丝丝”,或是那三位深陷在感情纠葛之中的男人,或是看起来似乎很少有类似于人的情绪表现的阿震,全都挤在人群里,前后完整的看完了表演,也多少都有了一点情绪上的变化。
  只是,这一场热闹,却在表演结束时,戛然而止。
  热闹散场时,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流浪部族的人也都准备休息了。
  这时,开始有一个穿着绿色礼服,戴着绿色礼帽的主持人跳了起来,拿着话筒宣布今天的表演结束,并感谢大家的支持,与此同时,两个侏儒开始拿着帽子,在众人面前收钱。
  这时出现了尴尬的一幕,流浪部族的人,都摇头叹息着,说说笑笑,回去休息。
  两个侏儒转了一圈,帽子里仍然是空的,只有依稀几个硬币,其中甚至有颗钮扣。
  人群散的很快,营地里的火光开始变得黯淡。
  就连明亮的灯泡,似乎也因为电力不足而变得有些昏黄。
  隐隐的,马戏团里的演员们,似乎都被隐约的凄凉之意所笼罩。
  ……
  ……
  “这……”
  陆辛看着瞬间就冷了场的周围,心里微微有点过意不去。
  眼见两个侏儒都拿着空空的帽子,呆呆的站在那里,他心里虽然有点不舍,但还是摸了摸口袋。先看了安博士一眼,只见她也正懒懒的倚在柱子上,似乎没有拒绝自己的意思。
  于是,便微微一狠心,伸手进了口袋,摸了很久,摸到了一张十元的纸币。
  先攥在手里,又摸了很久,发现实在没有小面额的,或硬币了。
  心里犹豫了很久,看到了那些演员一脸落寞的样子,还是一狠心,放进了侏儒的帽子里。
  观看了人家的表演,怎么可以不给钱呢?
  这是做人的礼貌啊……
  虽然一下子给十块钱,着实算是自己少有的大花销了……
  ……
  ……
  “谢谢,谢谢这位先生,您真是个大好人……”
  舞台上,那位穿着绿色男士礼服的男人拿着话筒,高声的向陆辛感谢着。
  陆辛不太适应这种被人感谢的样子,微微有些尴尬。
  只是远远的摆了摆手,便抱着妹妹,和安博士等人一起向营地走去。
  妹妹开心的抱着陆辛的脖子,笑嘻嘻道:“哥哥,他说是你好人,一个大好人。”
  “我本来就是。”
  陆辛有点骄傲的回答,见妹妹开心,趁机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背包里……”
  “不可以。”
  妹妹都不等陆辛问出来,立刻表示了拒绝,还警惕的按住了陆辛的手。
  陆辛有些无奈,只能先回去再说了。
  ……
  ……
  “看出了这个马戏团的问题没有?”
  在回去的路上,安博士似笑非笑的看着怀里抱着空气,自言自语的陆辛。
  有意无意的靠近了他,轻声问道。
  “有的。”
  陆辛转头看向了她,做出了一个把什么东西放在地上的感觉,笑着回答道。
  不必做什么正规的检测,甚至也不用去讨论这个马戏团的节目有多少不合常理的地方,仅仅是身为能力者彼此之间的直觉,就可以确定这个马戏团肯定是有问题的,只不过,来到了研究院口中的禁忌之地边缘,那么,这里出现了什么诡异的事情,都不值得奇怪吧?
  没有出现诡异的事情才奇怪。
  “你比我想象中的冷静多了……”
  安博士从陆辛寡淡的反应里看出了他的想法,微微笑着回答道。
  “这个……”
  陆辛有点不确定的道:“我该表现的紧张一点?”
  说着不由分辩:“再说,之前不是你说的一切都以调查任务为主吗?”
  “别紧张,我没说你做的不对,也不打算扣钱。”
  安博士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只是看看你在这件事情上的警惕程度而已……”
  “好吧……”
  陆辛这才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个马戏团里有能力者,或者说,有不少人都是能力者。
  那么,他们的凄凉与窘迫,自然也就有可能是假的,并不需要自己那十块钱。
  甚至,这个流浪部族,可能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表现的如此冷漠。毕竟,在不确定对方的身份与目的之前,想要杜绝精神污染,最好的办法,就是尽量减少与对方的交流。
  安博士这是在提醒自己,自己的做法,已经隐隐与约法三章的第二条相悖了。
  陆辛微微感觉窘迫,但转念想想,又感觉没有太大必要。
  这个世界上的能力者太多了,就算自家这边的事很重要,也没必要一看到其他的能力者就表现的太过紧张,甚至为了不出什么意外便主动去观察或是直接招惹对方的吧?
  能力者之间又不是敌人。
  再说了,人家的节目确实表演的挺好的……
  ……
  ……
  来到了禁忌界限周围的第一夜,居然出奇的安稳。
  无论是这一支恰好遇到的流浪部族,还是这个本来不该出现在这里,又偏偏来到了这荒山之中表演的马戏团,似乎隐隐的都透着一点古怪。但是,虽然古怪的氛围一直笼罩在了众人头顶,但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众人都准备出发了,也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安博士倒隐隐有些失落的样子。
  流浪部族里的小伙子有不少一直在偷偷的看她。
  但也仅仅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扫两眼而已,一点出格的事也没有。
  吃了一顿压缩饼干加牛肉罐头和脱水疏菜熬的咸肉汤,陆辛等人便准备继续往红月研究院的旧址前进。不仅是他们,这个流浪部族,也已经收拾起了帐篷,赶出了牛羊,似乎准备迁徒往下一个地方了。那个休息在了山脚另一侧的马戏团演员们,同样也准备出发。
  “好心的先生……”
  正当陆辛等人都扎好了裤腿,定好了行程,准备进入旁边的幽暗森林时,却忽然听到了身后不远处,响起了一声热情的呼唤。
  转头看去,就见那个换下了绿色礼服的主持人骑在一只大象的背上。
  慢慢的向着他们这个方向走了过来。远远的就向着陆辛热情的打起了招呼。
  “你很大方,我们团的人都很感激你。”
  他笑着向陆辛说道:“所以经过商量,我们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礼物?”
  陆辛多少有点惊讶。
  说真的,自己也不算大方吧,对他们那一场表演来说,只赚个十几块钱,也太少了。
  就这,还值得对方送给自己礼物?
  “是的,一张门票。”
  对方俯身,将一张夹在了黑色票封里的门票,递给了陆辛。
  虽然感觉对方的行为有些古怪,但见他歪着身子,姿势比较累的样子,还是接了过来。
  只听对方笑道:“这是我们准备的一场盛大演出的门票。”
  “希望到时候你可以过来,好让我们用自己的表演,再次感谢你的大方。”
  “……”
  “这个……”
  陆辛微微犹豫,尴尬的笑道:“你们的表演很好,但我可能没有时间过去。”
  “不用担心。”
  主持人笑着摆了摆手,道:“我们的票上没写时间。”
  “最好的观众和最好的演员,一定会在合适的时候彼此遇见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