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小说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一一一零 这天下的责任

  且不说千云生这边和莲儿暗自商议,就说南宫世家这一头,一早就得了灵族入侵的线报,因此连忙召集各房在一起商议。
  只见得领头的族长名叫南宫敬德,微微皱眉道:“如今灵族来势汹汹,听说三大派已经又联手颁布了天地神明令,征召天下英雄。两位贤弟,你们看我南宫家该如何应对?”
  这南宫敬德的左手乃是其同母的胞弟,名叫南宫敬云。一直与其兄亲厚,因此说起话来更加随意,只见他哼声道:“天地神明令!又是天地神明令!”
  “上回三派打东海的时候,就说魔族、妖族沉瀣一气,逼迫我南宫家出人出力。”
  “既然上一次我南宫家应了三派的卯,这一次又何必再去理他?”
  “更何况大哥你别忘了,我南宫家一直有祖训,莫以弟子性命以争天下。”
  “既然天下大乱,大不了咱们收束弟子、修身纳命、谢绝天下就是。我就不信,他三派还敢就真的按住咱们的脖子不成!”
  南宫敬云这话一出,南宫敬德就微微点头道:“二弟此言我又何尝不知!”
  “只是我等名为隐世之家,但也绝无可能彻底的遁世独立。”
  “因此这一次咱们虽然心知灵族势大,江湖眼看将成涂炭,因此有心抽身而出。但说什么,也得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才行。”
  “否则你看那百里世家、曹丘世家、东阳世家,当年也都是赫赫有名的家族。可就是因为太过强硬,还不是被三派借着各种借口手段给一个个抹去了?”
  “因此咱们虽然有心不要蹚这趟浑水,但怎么也得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才行。”
  “三弟,你平素颇多高见,不如你来说说,咱们这一次该如何应对?”
  南宫敬德点名的三弟名叫南宫敬丘,虽然没有敬云这般和敬德的血缘关系。但是平素智计超群,因此素为南宫敬德所倚重。
  因此他见南宫敬德让他开口,微微沉吟了一番才道:“大哥想必也明白,咱们这些隐世家族,平素安身立命的根本,就是珍惜每一个族人的性命。”
  “毕竟我等修士家族,不如各大门派广开山门、海纳百川,自然可以不把门下弟子们的性命当一回事。”
  “可是我等修士家族,讲的就是亲情血脉、血浓于水、源远流长。如此一来,才能有远超各大门派弟子的同心力和战斗力!”
  “所以三派可以不把弟子性命当一回事情,但咱们却不能不把弟子的性命当一回事情。”
  “否则正如二哥所说,老祖宗也不用定下莫以弟子性命以争天下的祖训!”
  南宫敬德微微点头道:“三弟此言,大哥又如何不知?”
  “只是天下太平时期,三派能容我们安排弟子行走天下以争夺其利,要的就是我等待得天下有事之时难以借口推脱!”
  “可是若是不争其利,我等这些隐世家族又该如何发展?这可是三派的一招阳谋,正是瞅准了不愁我等不来上钩啊!”
  南宫敬丘轻轻摇扇,微微一笑道:“大哥怎么如此糊涂,这天下的好处咱们固然要占,可是这天下的责任,咱们却不见得一定要负!”
  说完猛地一收折扇,轻叩掌心道:“大哥难道忘了,咱们这些年养下的东阳老魔,这一会倒是正合适用了。”
  “回头就说这东阳老魔残害我抱月山界,待咱们什么时候拿住他时,再分派人手应卯就是。”
  谷“难不成在咱们地头上,他们还能来人帮着我们拿住这东阳老魔不成?”
  南宫敬德听得南宫敬丘此言,不由得微微有些沉吟地道:“可是如此一来,又要令得我抱月山界涂炭一番,方能显得这东阳老魔的手段阴狠。”
  “这一点倒是令得我有些不忍啊!”
  南宫敬德这话音刚落,南宫敬云就嚷嚷道:“大哥,现在可不是咱们妇人之仁的时候!再说了,这些年咱们也有意养了一些别姓人家在咱们地界。”
  “这些人家这些年不少也算是颇有些发展,正好这会拿来应付一二!”
  “哼哼,否则这些人家难道以为我南宫家是开善堂的不成?平日里受咱们的庇佑,现在也该轮到他们出一出血的时候了!”
  既然老二老三都是一个意见,南宫敬德终于下定决心地道:“既然大家都是这个想法,恰好我又正在晋级的边缘。不如我借口闭关冲击合道,家中俗物就交给二弟三弟。”
  “如此一来,咱们三个兄弟一个闭关,一个剿贼,一个支应家事,倒是面子上足以给三派一个交代了。”
  说完递给老二南宫敬云一件黑漆漆、圆嘟嘟的信物,冷哼道:“那就辛苦二弟跑上一趟,去后山将那个东阳老魔给放出来吧。”
  “记住,让他照你的吩咐行事。否则要是敢有一步行差踏错,可别怪咱们让他魂飞魄散!”
  “是!大哥放心!”
  南宫敬云见南宫敬德终于下定决心,立刻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就即刻去了。
  果如他们三人所料,就在三人密议半个月之后,这一日突然有三派使者飞至抱月山来。
  这使者倒是极为客气,毕竟南宫家也实力不凡,容不得三派不得不有所重视。
  因此当那使者好不容易做足了姿态礼数,才终于见到了南宫敬丘。将来意说明,并亮出天地神明令的时候。
  只见得那南宫敬丘倒是不慌不忙,微微一笑地道:“上使有所不知,上次东海之事,我南宫家可是二话不说,立刻派人襄助。”
  “可是这一次我南宫家虽然有心出兵,但是却恐怕还需要给我等一些时日才行!”
  说完一挥手,大喝道:“抬上来!”
  果不其然,就在南宫敬丘大喝之际,下方的仆人们,就抬进来十多具面目全非的尸体。
  而南宫敬丘则指着这些尸体道:“上使请看,这些全都是我南宫家所属的门客极其家眷等,还有一些老仆下人们所托庇在我南宫家下面的世代家族,结果最近都遭了那东阳老魔的毒手。”
  “这东阳老魔想必上使应该有所耳闻,乃是极其穷凶极恶之辈,已经在我抱月山附近肆虐了不短的时间。”
  “可恨我家族长恰好闭关,所以才被他如此逞凶。不过我二哥正在召集人手,全力捉拿,想必上使若能再宽限些时日,就定能有所结果。”
  说完一收折扇叹息道:“因此还请上使回复则个,就说我南宫家一旦集中全力拿下这东阳老魔。就立刻安排人手,与天下英雄共进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