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小说 > 我的治愈系游戏 > 第585章 药

  老板双眼盯着宣传栏,他的目光停留在那张旧照片上。
  照片的拍摄背景就在某间病房当中,给人的感觉十分眼熟。
  “咦?”
  慢慢靠近宣传栏,老板发现照片里隐约能看到几个染血的脚印,那脚印就和刚才他们在绷带下面看到的一样。
  “走廊上的血脚印跑进了照片里?”
  老板的脸都快要贴在宣传栏上了,他用手指轻轻触碰照片里的血脚印,指尖竟然传来了一阵黏糊糊的触感,好像真的碰到了血。
  赶紧远离照片,老板把手指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然后看向大鱼。
  灯光又闪动了一下,在光暗转换的时候,老板看到大鱼身后有一个人,对方穿着白大褂,正和大鱼背靠背站着。
  “我去?”
  走廊里的灯光很快恢复正常,大鱼身后的人又不见了。
  揉了揉眼睛,老板和大鱼看着彼此。
  “老板,你说这隐藏地图有没有可能是一个恐怖副本?”大鱼的声音微微颤抖,他清楚感觉到自己后背好像碰到了什么人,但问题是老板当时就站在自己面前。
  “恐怖副本应该都被删除了才对。”老板也动摇了,他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我们别呆在空旷的地方,这样站在走廊上感觉就跟没穿衣服逛街一样,内心很不踏实。”
  “好的。”大鱼伸手朝自己身后摸去,确定没有东西后,他才敢转身。
  可就在他往后看的时候,走廊里的灯光忽然又暗了一下。
  这次灯光闪动的间隔比较长,等灯光再亮起时,身体有些僵硬的大鱼,直愣愣的看着走廊尽头。
  汗毛立起,大鱼发现黑暗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他甚至感觉有人在朝他招手。
  靠近走廊另一端的灯熄灭后就再也没有亮起,黑暗好像正一点点朝着这里蔓延。
  “老板,那几盏灯刚才就没有亮起吗?”
  “我也不太清楚。”
  两位玩家望着空荡荡的走廊,很快灯光再次熄灭。
  他俩相互靠近,手脚打颤,感觉对方的皮肤都在慢慢失去温度,变得很凉很凉。
  几秒后,灯光再次亮起,走廊尽头的灯光又多熄灭了一盏,黑暗距离他们更近了一步。
  “要不我们先回一号楼吧?从长计议,以蔷薇的实力应该不会遇到危险。”大鱼抓着老板的衣袖。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老板从口袋里取出偷到的油墨笔,在宣传栏旁边的白墙上画了一个必然真理内部联络用的符号。
  他还没画完,走廊的灯就再次熄灭。
  一片漆黑当中,有一团浓郁的阴影正在一步步走来。
  “别、别画了!”大鱼拽着老板往后走,这时候灯又重新亮起。
  但让两人感觉毛骨悚然的是,他们面前所有的灯全部熄灭了,黑暗已经摸到了他们身边。
  “跑!跑!”
  老板笔都不要了,他和大鱼扭头就朝入口处冲去,此时的走廊一半漆黑,一半明亮,非常的诡异。
  不敢停留,两人一口气冲到安全门,他们准备开门的时候,忽然发现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锁上了,门缝处还残留着几片染血的绷带。
  “有人一直在跟着我们?”大鱼拼命晃动房门,在他准备用力去踹门时,走廊里的灯再次熄灭。
  漆黑如同流动的水,又好像悄悄爬过的毒蛇,一点点靠近,还能听见那悉悉索索,令人不安的声响。
  “不管了!”大鱼本身胆子就不大,经不住这样吓唬,他猛地一脚踹在了安全门上。
  巨大的声音在楼内回响,但是薄薄的安全门却没有被踹开。
  “不应该啊!”大鱼还准备去踹第二脚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后背好像又碰到了什么东西,那毫无征兆的触感让他好像炸毛的野兽,猛地跳了起来。
  回过头,在自己看不到的黑暗里,就在自己脸前,好像还有一张人脸。
  沙沙的电流声响起,大鱼和老板头顶的灯亮起。
  整条走廊上,现在就剩下他们俩头顶的灯还亮着。
  “安全门外面还有一扇门,先上楼!看能不能跳窗离开!”老板至今没有见过鬼怪,但他已经被现在这个气氛给吓到了,黑暗中绝对有东西正在追他们!
  连滚带爬跑进楼梯间,老板和大鱼不敢在走廊停留,随便冲进了二楼靠近楼道的病房。
  “开窗!我们跳下去!”老板没有大鱼跑的快,他跟在大鱼后面进入病房,一边注意着身后,一边催促大鱼。
  “跳?往哪跳?”大鱼看着四面封闭的病房,这屋子里连个窗户都没有,无比的压抑。
  “没有窗户?!那还不赶紧换一个房间!”老板转身就想要出去,他手刚抓到门板,二层的灯就熄灭了。
  原本老板是准备冲出去的,看到灯光熄灭,他开门的手,立刻变成了关门,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把门给关上了。
  “嘘!”
  捂住口鼻,老板和大鱼缓缓向后,他俩弯下腰,准备等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冲出去。
  不敢呼吸,默默等待,可是走廊上的灯却一直都没有亮。
  不安的气氛在封闭的房间中蔓延,大鱼看向身边的老板,只看到了一团模糊的影子。
  他给老板比划了一个手势,可还没等到老板回应,门外就传来了异响。
  一辆运送急诊病人的小车推过走廊,塑料轮子压着地面,好像随时都会散架。
  因为四周太过安静,所以那轮子发出声音特别清楚。
  小车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大鱼他们房间隔壁。
  门板被推开,一个孩子的笑声在病房里响起,她很开心的询问着某个人——今天我能不能哭啊?
  走廊里窃窃私语,不知一个人发出阴冷的声音,他们似乎指着孩子在说什么,戳着她的身体,拿着各种工具在她的脸蛋上比划。
  没过多久,一件重物被扔在了小推车上,女孩开朗的声音依旧在走廊上回响。
  “今天我能不能哭啊?”
  “医生叔叔,我不想再一直不停的笑了!”
  又一件重物被扔在了小推车上,女孩的生硬戛然而止,小推车被人推向远处。
  十几秒后,走廊上的灯终于亮起,惨白的光顺着门缝照进了大鱼躲藏的病房。
  “老板,我们可以走了。”他回头看向老板,可此时老板却满脸痛苦,手掌狠狠抓着自己的脸。
  “你、你怎么了?”
  “我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见过那个女孩的声音,但是我想不起来了,她好像救过我们。”老板将自己的脸抓的变形:“我好像真的忘记了一些东西。”
  “别管那么多,先逃走再说!”大鱼将老板拽起,他打开门准备去隔壁的病房,但刚走出一步,人直接傻了。
  洁白的墙壁上溅落着一朵巨大的血花,刚刚似乎有一个人就在这里被杀死。
  “这可不是一点点血腥了。”
  大鱼强忍住想吐的冲动,抓着老板去推旁边病房的门,但让他感到绝望的是,二楼这两边病房的门好像都上了锁。
  安全门被锁,病房门也被锁,他俩被困在了二号楼里,逃不出去了。
  “没有路了?我们下楼吗?”大鱼看向老板,自从听见了女孩的笑声后,老板的状态就变得有些奇怪。
  “我们去追那个小推车,找到那个女孩。”老板轻拍大鱼肩膀:“我也很害怕,但你好好想想,这不过是个游戏罢了,大不了就是一死。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因为保护我导致自己账号被毁掉,我会按照市场价格的两倍赔付你一笔钱。”
  “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是真的感觉不太对。”
  “我也觉得不对。”老板指着自己的头:“我白天刚遇见韩非的时候,他整个人的状态就很奇怪,那根本不像是一个演员,他的眼神就仿佛一个杀人狂魔一般。他还告诉我说,我们早就来到了这个隐藏地图,只不过失去了一些记忆。”
  “失忆?这么扯的事情你也能相信?”大鱼觉得老板可能是被吓懵了。
  “正常的游戏地图肯定不可能改变记忆,但如果是存在黑盒的地方呢?”老板眯起眼睛,隐藏着眼底的冷光:“这里的种种异常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我们要找的黑盒说不定就在这里!”
  自从永生制药公布了已故董事长的遗嘱后,黑盒已经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名词,它代表着永生制药的原始股份,代表着无尽的财富和足以影响人类未来的投票权。
  “老板,你确定吗?”
  “我不确定,但我知道自己财富暴涨的时候,正是全民恐慌不安的时候。”老板咬着牙,强忍心中的恐惧,跟着车轮的血痕向前走:“反正这只是个游戏,不如来豪赌一场。”
  走廊的灯光熄灭了。
  老板这次没有逃避,他和大鱼背靠着背,向前走去。
  二号楼一层已经全部变暗,二层的灯光也在逐渐熄灭,老板和大鱼好像被黑暗追赶着往前。
  二楼、三楼、四楼……
  老板和大鱼一口气追到了四楼,他们停在楼梯口,朝着走廊里面看去,血迹中断,女孩不见了踪影,走廊里只有一个穿着护工制服的人在打扫地面。
  “女孩呢?她被转移到了某个病房当中?”老板盯着走廊上的护工,他把手悄悄伸进口袋,摸出了一把手术刀。
  “老板,别冲动。”
  “我只是防身。”
  反握手术刀,老板悄悄靠近正在打扫卫生的护工,他越是往前,越觉得眼前这人的背影熟悉。
  在他距离那护工只有两三米的时候,老板忽然停了下来,他好像认出了眼前的人,试探性的喊了一声:“阿醋?”
  正在打扫卫生的护工听见了老板的声音,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好像是微微愣了一下。
  “真的是你吗?我记得你是第一批进入迷宫失踪的玩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老板又往前走了两步,那个被叫做阿醋的护工也慢慢扭头,他面容呆滞,皮肤肿胀,脸部胖了一大圈。
  看见那名玩家的脸后,大鱼也走了过来:“我们别在走廊上停留,先离开这里。”
  大鱼一心想要离开,但老板却想找到刚才那个发出笑声的女孩,他隐隐感觉那个女孩很重要。
  “阿醋,你有没有看见医生们带着一个女孩从这里走过?”老板走到了阿醋身前,他见阿醋半天不回话,抓住了阿醋的手臂。
  在他触碰到阿醋的瞬间,这位护工的眼睛开始不规则的转动,他的眼珠当中隐约能看到没裁剪完的纱布。
  嘴唇微张,阿醋想要说话,可是他嘴巴内部的伤痕却一下裂开,整张脸好像都要散落一样。
  老板和大鱼看到这里,直接被吓傻了,他俩疯狂后退,哪还顾得上去管那个玩家的死活。
  双腿好像失去了力气,被叫做阿醋的玩家一下跪倒在地,他的身体仿佛没有骨头,那张脸上开始浮现出一个个夸张的表情。
  震惊、痛苦、害怕、不安,阿醋无法控制自己的脸,他拼命想要告诉老板什么东西,但他越挣扎,脸上的伤口就越多,直到他的整张脸开始龟裂。
  头顶的灯不断闪动,老板听到某扇病房的门嘎吱嘎吱一点点打开。
  他强忍恐惧,抓住大鱼重新躲回楼道。
  离阿醋不远的一间病房门被打开,两位穿着血色大褂的医生从屋内走出,他们推着一辆小车,车上躺着一个干瘦的老太太。
  “医生叔叔,我能哭了吗?我不想再一直笑了,我好害怕。”
  稚嫩的童音从老太太嘴里发出,她像个小孩似得,可怜巴巴的抓着医生的袖子。
  “杜姝听话,很快就好了。”矮个医生将小车上的黑布掀开,他们拿着剪刀拆掉老人后背上的绷带,血水瞬间迸溅而出。
  在血水流干净之后,这才能看清楚,老人的后背上有一张很模糊的人脸。
  “吃掉了那么多人格,还是没有结出果实,看来这个孩子已经没用了。”高个医生的声音十分冰冷:“我们去取新的药吧。”
  “那这个呢?”矮个医生摸了摸老太太的头,似乎有些不忍心。
  “过期的药当然要扔掉。”高个医生厌恶的看了一眼矮个医生,他拿出白色毛巾捂住老太太口鼻,然后拿出一根针剂:“帮我按着她。”
  “别怪我,杜姝,我也不想这样。”矮个医生按住了那个不会哭的女孩,高个医生准备开始给她注射某种东西。
  在针尖靠近老太太脖颈时,高个医生身后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回头看去,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刺入了他的小腹。
  眼睛睁大,医生看着那两个冲来的护工:“你们?”
  “快跑!”老板将医生撞开,旁边的大鱼抓起阿醋将其甩到小车上,差点把老太太给砸死。
  两人救下老太太和阿醋,抢过小车,玩命般朝走廊另一边跑去。
  矮个医生并没有着急追赶,他将高个医生扶起,两人默默的盯着老板和大鱼。
  手术刀掉落在地,高个医生被刺伤的地方没有流出一滴血。
  ……
  换上了医生制服的韩非刚走到四号楼,他忽然发现二号楼整栋楼的灯全部熄灭了,其他几栋楼和二号楼相连的过道上,隐约有什么东西跑过。
  “为什么所有异化的怪物都在往二号楼跑?那里出事了吗?”
  医院里越混乱越好,韩非不知道是谁帮了自己,但这个机会他会好好把握住。
  加快速度,韩非悄悄摸到了四号楼和五号楼连接的过道上,他刷了一下医生的工作证,偷偷进入了五号楼。
  站在楼道拐角的阴影里,韩非拿出手机,先拨打了章鱼的电话。
  嘀嘀的忙音响了几下之后,电话被接通,韩非将手机放在耳边:“我想要为傅生做最后一件事,如果以后我不在了,你就替我去守护他吧。他能够看见你,这可能是上天觉得他太过可怜,所以给他的补偿,你也要好好珍惜这份礼物。”
  手机那边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回应。
  “在他心中,你永远不是恐怖的鬼,而是他最亲近、最想要见的人。”韩非说完后,又等了好一会,这才挂断了电话。
  取出往生刀,韩非将章鱼的号码设置成了一键拨号,他虽然刚才说的毅然决然,可真要到了危急时刻,可能还需要傅生亲妈的帮助。
  做好了全部准备,韩非将胸口的血色纸人捧出,让纸人感受着诅咒的位置。
  “阿虫还在这栋楼内?”
  没过一会,纸人从韩非掌心跳下,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慢慢睁开,它没有第一时间去带路,而是狠狠的瞪了韩非一眼。
  “什么意思?为什么这样看我?”
  血色纸人无法回答,它转过身,摇摇晃晃朝着二楼走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