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 第707章 工具人达尼兹

  由于没有在加斯东先生家里架设“传送祭台”,所以艾布纳是先“传送”回了拜亚姆的芳香庄园,然后依靠“飞行斗篷”,沿着航线一路飞到的达米尔港。
  这期间,因为躲避风暴,偏离航线,摆脱野生非凡生物等诸多突发因素,导致艾布纳抵达加斯东先生所在的学校时,已经是周六的下午。
  加斯东先生还是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古板的绅士派头,但这样的外在已经迷惑不了对他颇为熟悉的艾布纳。
  毕竟一个能做出“变身魔棒”的工匠,又会是啥正经人呢?
  喝了一口加斯东先生准备的南威尔咖啡,艾布纳停下了发散的思维,因为这好像将自己也骂了进去……
  接下来,他在稍微和对方寒暄了几句后,便直奔正题:“我的那根‘变身魔棒’卖出去了?”
  加斯东先生点头道:“我已经和利托里奥谈好了价格,除了那些关于‘深海中将’的隐秘情报外,他还答应另付5000金镑。”
  利托里奥是“黑皇帝号”上的三副,同时也是加斯东先生打造的“变身魔棒-风”的持有者,变身后还有个“风之魔女”的外号,赏金11000镑。
  他曾无意中发现了“深海中将”哈尔·康斯坦丁的秘密,破坏了对方计划,最后还逃脱了那位海盗将军的追杀。
  而艾布纳通过“预言”判断出“深海中将”的秘密很可能与那个有着“预言家”特性的海怪有关,所以之前才委托加斯东先生和利托里奥进行交易。
  “按照事先的约定,争取来的差价我们要二八分账,你二我八,所以这是你的1000镑。”加斯东先生边说,边取出一袋金币和小半袋宝石,并递给了艾布纳。
  海盗的付款方式总是多样化的,不可能完全给现金……心里这么想着,艾布纳接过两个袋子,稍微估算了一下,发现金币和宝石的总价值应该超过了1000金镑,加斯东先生还算厚道。
  “‘深海中将’的情报呢?”收好袋子后他又询问道。
  “稍等……”加斯东先生说着站起身,走到客厅另一边的书柜前,从最顶端的架子上取下一个金属盒,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将其端到艾布纳身前的桌子上,开口介绍道:
  “我和利托里奥的交易是在‘五海之王’的见证下完成的,那位阁下用他的力量对这个放有情报的盒子制订了‘规则’,一旦它被打开,你只有三分钟的时间阅读里面的内容,之后它就会自毁。”
  这是防止中间人偷看情报?“五海之王”还挺讲规矩的,虽然我并不在意……
  艾布纳心里这么想着的同时,开启“纯白之眼”观察了一下这个盒子,发现里面的羊皮纸其实早就“毁”了,只不过“五海之王”纳斯特用巧妙的布置“放大”了其毁灭需要的时间而已。
  而一旦打开盒子,那个布置就会被部分破坏,必然会极大地影响“放大”的效果……
  大致弄明白了原理后,艾布纳觉得这能力如果能开发成秘术,用在机械的重要替换零件上,那光靠卖耗材都能赚一大笔……
  心里吐槽了几句,艾布纳刚要打开盒子,大门外却响起了门铃声。
  加斯东先生有些诧异,毕竟他这里访客不多,就算要拜访也会提前预约,很少有直接上门的。
  他向艾布纳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径直走到门口……
  不过很快,他便返回了客厅,身后还跟着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男子。
  这男子外表年纪三十上下,眉毛呈焦黄色,眼睛深蓝却明亮,轮廓不算太深刻,仿佛因蒂斯南部和伦堡、塞加尔一带的人种,正是艾布纳在扮演“博学者”时见过的“烈焰”达尼兹。
  他怎么会在这里……不对,按照原著来看,他这个时间确实在达米尔度假……应该说他为什么会来找加斯东先生?
  艾布纳心中疑惑,将手里的金属盒子又放回了桌面,眼睛看向了加斯东先生。
  “找你的。”加斯东先生指了指身旁的达尼兹,如是说道。
  找我?是艾德雯娜有什么事吗?她的那个《格罗塞尔游记》探险计划出了问题?为什么不直接联系我?
  艾布纳心里生出种种疑问,表面却不动声色地问道:“你船长让你来找我的?”
  另一边,达尼兹没见过艾布纳本来的面貌,不知道他就是“奇异博士”,此时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番后,暗骂一句:又是个小白脸!
  之后,他才想起船长的话,用自认为礼貌的态度问道:“您就是布雷恩侦探?”
  “是我。”艾布纳点了点头,又重复了之前的问题,“艾德雯娜预见到我会出现在加斯东先生的家,所以让你来这里找我?”
  直接亲热地称呼船长的名字……还知道船长能够“预言”……这个小白脸到底和船长有什么关系?嗯……难道他是船长的弟弟?所以船长才让我对他说话客气点?
  达尼兹心里酸溜溜地安慰了自己几句后,才回答了艾布纳的问题:
  “您猜的没错,船长预见到了您会出现在这里,所以在我休假前交代了我这个任务。
  “她让我转告您,已经从士兵的后裔那里得到线索,她会在托斯克等着你和她汇合。”
  士兵……艾德雯娜找到了龙泽尔的后裔?那个“万城辉煌号”的船长吗?
  罗塞尔或者“灾祸印章”给《格罗塞尔游记》添加的“后门”果然是通过龙泽尔完成的……
  不过这个“后门”需要去托斯克才能激发?
  呵,托斯克这个因蒂斯通往鲁恩的口岸城市最近在我这里的“出场率”很高啊……
  萨里家族的蒸汽教会大主教死于托斯克;范妮祖父的特性也被一个“小偷”带往了那里……
  现在罗塞尔或者“灾祸印章”的布置也出现在那里……
  这不太可能是简单地巧合吧?难道是某种聚合效应?
  另外,萨里家族肯定有什么特殊之处,否则也不会被牵扯进这样的命运漩涡中来……
  哪怕这背后很可能有某位存在在“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