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你的来电 > 第198章仅他可见

  正文第198章仅他可见
  …
  贺蔺洗完澡,从浴室里一出来,睡在他对床的室友正好推开宿舍门。
  两个人碰了个正着,贺蔺停了下脚步,勉强没和对方撞上。。。
  “班长,”室友跟他打了声招呼,随意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闲聊道:“刚我在学校门口,撞见林京了。”
  贺蔺往室友这边飘了一眼:“她跟兰婷婷出去玩回来了?”
  “不是,她一个人,不是回来,是出去,”室友开了电脑,一边登游戏,一边又说,“去机场。”
  贺蔺拉开椅子的动作一停,顿了两秒,“机场?”
  “对啊,”室友说完,就将套在脖子上的耳机往脑袋上拽去,拽到一半的时候,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扭头问:“班长,一起开黑吗?”
  过了两秒,贺蔺回神,语气很淡的说了句:“不了。”
  室友没强求,戴好耳机,点了开始游戏。
  贺蔺收回目光,盯着镜中的自己,眼神晦暗不明。
  …
  盛况回到酒店房间,倒头躺在床上蒙着被子睡了。
  说是睡,其实并没有真的睡着,他脑子里很乱,很多他最近有一段时间没怎么想起来的往事,在他大脑里一桩接着一桩的浮现出来。
  他发现,他记忆是真的好,那些事那些人,他都记得清清楚楚,清楚到每个人的神情和话语,他都能基本还原。
  他不知道他在往事里沉浸了多久,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落地窗外的灯光暗了一大半。
  他借着微光,望着天花板静躺会儿,翻身下床去洗了个澡,然后换了身私服,戴着口罩拿着手机和房卡出了房门。
  从酒店出来,他右拐走了差不多两百米,才从兜里摸出手机。
  挺多未读消息的,除了yls这一群少年,还有李燃他们,当然也有她。
  她给他发过......
  景和江醉进来了。
  江醉一眼认出了他:“队……”
  江醉说出这个字的时候,已经反应过来这是在外面,但他却只能勉勉强强收住了“长”字,“……队,对不起……哥。”
  盛况:“…………”
  陈景:“…………”
  江醉:“…………”
  三秒后,江醉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编:“我不该让你大半夜一个人出门的,太危险了,毕竟男孩子出门在外还是要保护好自己的……”
  盛况听不下去了,“把你手机拿过来。”
  江醉:“啊?”
  盛况把充电宝还给收银的小姐姐,把自己手机亮在江醉面前:“我手机没电了,让我用你手机付个款。”
  江醉哦哦了两声,点开微信付款码,递给了盛况。
  盛况接过来,递到收银小姐姐的面前。
  付完款,盛况看了眼金额,把手机还给江醉,江醉接手机的时候,不小心点进了朋友圈。
  盛况眼角的余光恰好瞄了眼,发现江醉那边没有出现那些深夜煽情的动态。
  他愣了一秒,跟想到什么似的,又握住了江醉的手机:“再给我用下。”
  江醉秒撒手。
  盛况点进江醉手机里的林京朋友圈,朋友圈只有一条横杠,中间有着一行小字: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
  盛况垂着眼皮默了会儿,把手机还给江醉,看向旁边站着的陈景:“借你手机用下。”
  陈景忙着买东西,把手机丢给盛况,就无所谓的走开了。
  盛况没看陈景微信主页都跟谁联系,直接然后在好友里搜了林京,进入她的朋友圈,和江醉手机里显示的一模一样,依旧是中间挂着一排“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小字的横杠。
  “……”
  所以,她那朋友圈,仅他可见?
  景和江醉进来了。
  江醉一眼认出了他:“队……”
  江醉说出这个字的时候,已经反应过来这是在外面,但他却只能勉勉强强收住了“长”字,“……队,对不起……哥。”
  盛况:“…………”
  陈景:“…………”
  江醉:“…………”
  三秒后,江醉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编:“我不该让你大半夜一个人出门的,太危险了,毕竟男孩子出门在外还是要保护好自己的……”
  盛况听不下去了,“把你手机拿过来。”
  江醉:“啊?”
  盛况把充电宝还给收银的小姐姐,把自己手机亮在江醉面前:“我手机没电了,让我用你手机付个款。”
  江醉哦哦了两声,点开微信付款码,递给了盛况。
  盛况接过来,递到收银小姐姐的面前。
  付完款,盛况看了眼金额,把手机还给江醉,江醉接手机的时候,不小心点进了朋友圈。
  盛况眼角的余光恰好瞄了眼,发现江醉那边没有出现那些深夜煽情的动态。
  他愣了一秒,跟想到什么似的,又握住了江醉的手机:“再给我用下。”
  江醉秒撒手。
  盛况点进江醉手机里的林京朋友圈,朋友圈只有一条横杠,中间有着一行小字: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
  盛况垂着眼皮默了会儿,把手机还给江醉,看向旁边站着的陈景:“借你手机用下。”
  陈景忙着买东西,把手机丢给盛况,就无所谓的走开了。
  盛况没看陈景微信主页都跟谁联系,直接然后在好友里搜了林京,进入她的朋友圈,和江醉手机里显示的一模一样,依旧是中间挂着一排“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小字的横杠。
  “……”
  所以,她那朋友圈,仅他可见?
  景和江醉进来了。
  江醉一眼认出了他:“队……”
  江醉说出这个字的时候,已经反应过来这是在外面,但他却只能勉勉强强收住了“长”字,“……队,对不起……哥。”
  盛况:“…………”
  陈景:“…………”
  江醉:“…………”
  三秒后,江醉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编:“我不该让你大半夜一个人出门的,太危险了,毕竟男孩子出门在外还是要保护好自己的……”
  盛况听不下去了,“把你手机拿过来。”
  江醉:“啊?”
  盛况把充电宝还给收银的小姐姐,把自己手机亮在江醉面前:“我手机没电了,让我用你手机付个款。”
  江醉哦哦了两声,点开微信付款码,递给了盛况。
  盛况接过来,递到收银小姐姐的面前。
  付完款,盛况看了眼金额,把手机还给江醉,江醉接手机的时候,不小心点进了朋友圈。
  盛况眼角的余光恰好瞄了眼,发现江醉那边没有出现那些深夜煽情的动态。
  他愣了一秒,跟想到什么似的,又握住了江醉的手机:“再给我用下。”
  江醉秒撒手。
  盛况点进江醉手机里的林京朋友圈,朋友圈只有一条横杠,中间有着一行小字: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
  盛况垂着眼皮默了会儿,把手机还给江醉,看向旁边站着的陈景:“借你手机用下。”
  陈景忙着买东西,把手机丢给盛况,就无所谓的走开了。
  盛况没看陈景微信主页都跟谁联系,直接然后在好友里搜了林京,进入她的朋友圈,和江醉手机里显示的一模一样,依旧是中间挂着一排“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小字的横杠。
  “……”
  所以,她那朋友圈,仅他可见?
  景和江醉进来了。
  江醉一眼认出了他:“队……”
  江醉说出这个字的时候,已经反应过来这是在外面,但他却只能勉勉强强收住了“长”字,“……队,对不起……哥。”
  盛况:“…………”
  陈景:“…………”
  江醉:“…………”
  三秒后,江醉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编:“我不该让你大半夜一个人出门的,太危险了,毕竟男孩子出门在外还是要保护好自己的……”
  盛况听不下去了,“把你手机拿过来。”
  江醉:“啊?”
  盛况把充电宝还给收银的小姐姐,把自己手机亮在江醉面前:“我手机没电了,让我用你手机付个款。”
  江醉哦哦了两声,点开微信付款码,递给了盛况。
  盛况接过来,递到收银小姐姐的面前。
  付完款,盛况看了眼金额,把手机还给江醉,江醉接手机的时候,不小心点进了朋友圈。
  盛况眼角的余光恰好瞄了眼,发现江醉那边没有出现那些深夜煽情的动态。
  他愣了一秒,跟想到什么似的,又握住了江醉的手机:“再给我用下。”
  江醉秒撒手。
  盛况点进江醉手机里的林京朋友圈,朋友圈只有一条横杠,中间有着一行小字: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
  盛况垂着眼皮默了会儿,把手机还给江醉,看向旁边站着的陈景:“借你手机用下。”
  陈景忙着买东西,把手机丢给盛况,就无所谓的走开了。
  盛况没看陈景微信主页都跟谁联系,直接然后在好友里搜了林京,进入她的朋友圈,和江醉手机里显示的一模一样,依旧是中间挂着一排“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小字的横杠。
  “……”
  所以,她那朋友圈,仅他可见?
  景和江醉进来了。
  江醉一眼认出了他:“队……”
  江醉说出这个字的时候,已经反应过来这是在外面,但他却只能勉勉强强收住了“长”字,“……队,对不起……哥。”
  盛况:“…………”
  陈景:“…………”
  江醉:“…………”
  三秒后,江醉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编:“我不该让你大半夜一个人出门的,太危险了,毕竟男孩子出门在外还是要保护好自己的……”
  盛况听不下去了,“把你手机拿过来。”
  江醉:“啊?”
  盛况把充电宝还给收银的小姐姐,把自己手机亮在江醉面前:“我手机没电了,让我用你手机付个款。”
  江醉哦哦了两声,点开微信付款码,递给了盛况。
  盛况接过来,递到收银小姐姐的面前。
  付完款,盛况看了眼金额,把手机还给江醉,江醉接手机的时候,不小心点进了朋友圈。
  盛况眼角的余光恰好瞄了眼,发现江醉那边没有出现那些深夜煽情的动态。
  他愣了一秒,跟想到什么似的,又握住了江醉的手机:“再给我用下。”
  江醉秒撒手。
  盛况点进江醉手机里的林京朋友圈,朋友圈只有一条横杠,中间有着一行小字: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
  盛况垂着眼皮默了会儿,把手机还给江醉,看向旁边站着的陈景:“借你手机用下。”
  陈景忙着买东西,把手机丢给盛况,就无所谓的走开了。
  盛况没看陈景微信主页都跟谁联系,直接然后在好友里搜了林京,进入她的朋友圈,和江醉手机里显示的一模一样,依旧是中间挂着一排“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小字的横杠。
  “……”
  所以,她那朋友圈,仅他可见?
  景和江醉进来了。
  江醉一眼认出了他:“队……”
  江醉说出这个字的时候,已经反应过来这是在外面,但他却只能勉勉强强收住了“长”字,“……队,对不起……哥。”
  盛况:“…………”
  陈景:“…………”
  江醉:“…………”
  三秒后,江醉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编:“我不该让你大半夜一个人出门的,太危险了,毕竟男孩子出门在外还是要保护好自己的……”
  盛况听不下去了,“把你手机拿过来。”
  江醉:“啊?”
  盛况把充电宝还给收银的小姐姐,把自己手机亮在江醉面前:“我手机没电了,让我用你手机付个款。”
  江醉哦哦了两声,点开微信付款码,递给了盛况。
  盛况接过来,递到收银小姐姐的面前。
  付完款,盛况看了眼金额,把手机还给江醉,江醉接手机的时候,不小心点进了朋友圈。
  盛况眼角的余光恰好瞄了眼,发现江醉那边没有出现那些深夜煽情的动态。
  他愣了一秒,跟想到什么似的,又握住了江醉的手机:“再给我用下。”
  江醉秒撒手。
  盛况点进江醉手机里的林京朋友圈,朋友圈只有一条横杠,中间有着一行小字: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
  盛况垂着眼皮默了会儿,把手机还给江醉,看向旁边站着的陈景:“借你手机用下。”
  陈景忙着买东西,把手机丢给盛况,就无所谓的走开了。
  盛况没看陈景微信主页都跟谁联系,直接然后在好友里搜了林京,进入她的朋友圈,和江醉手机里显示的一模一样,依旧是中间挂着一排“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小字的横杠。
  “……”
  所以,她那朋友圈,仅他可见?
  景和江醉进来了。
  江醉一眼认出了他:“队……”
  江醉说出这个字的时候,已经反应过来这是在外面,但他却只能勉勉强强收住了“长”字,“……队,对不起……哥。”
  盛况:“…………”
  陈景:“…………”
  江醉:“…………”
  三秒后,江醉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编:“我不该让你大半夜一个人出门的,太危险了,毕竟男孩子出门在外还是要保护好自己的……”
  盛况听不下去了,“把你手机拿过来。”
  江醉:“啊?”
  盛况把充电宝还给收银的小姐姐,把自己手机亮在江醉面前:“我手机没电了,让我用你手机付个款。”
  江醉哦哦了两声,点开微信付款码,递给了盛况。
  盛况接过来,递到收银小姐姐的面前。
  付完款,盛况看了眼金额,把手机还给江醉,江醉接手机的时候,不小心点进了朋友圈。
  盛况眼角的余光恰好瞄了眼,发现江醉那边没有出现那些深夜煽情的动态。
  他愣了一秒,跟想到什么似的,又握住了江醉的手机:“再给我用下。”
  江醉秒撒手。
  盛况点进江醉手机里的林京朋友圈,朋友圈只有一条横杠,中间有着一行小字: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
  盛况垂着眼皮默了会儿,把手机还给江醉,看向旁边站着的陈景:“借你手机用下。”
  陈景忙着买东西,把手机丢给盛况,就无所谓的走开了。
  盛况没看陈景微信主页都跟谁联系,直接然后在好友里搜了林京,进入她的朋友圈,和江醉手机里显示的一模一样,依旧是中间挂着一排“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小字的横杠。
  “……”
  所以,她那朋友圈,仅他可见?
  景和江醉进来了。
  江醉一眼认出了他:“队……”
  江醉说出这个字的时候,已经反应过来这是在外面,但他却只能勉勉强强收住了“长”字,“……队,对不起……哥。”
  盛况:“…………”
  陈景:“…………”
  江醉:“…………”
  三秒后,江醉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编:“我不该让你大半夜一个人出门的,太危险了,毕竟男孩子出门在外还是要保护好自己的……”
  盛况听不下去了,“把你手机拿过来。”
  江醉:“啊?”
  盛况把充电宝还给收银的小姐姐,把自己手机亮在江醉面前:“我手机没电了,让我用你手机付个款。”
  江醉哦哦了两声,点开微信付款码,递给了盛况。
  盛况接过来,递到收银小姐姐的面前。
  付完款,盛况看了眼金额,把手机还给江醉,江醉接手机的时候,不小心点进了朋友圈。
  盛况眼角的余光恰好瞄了眼,发现江醉那边没有出现那些深夜煽情的动态。
  他愣了一秒,跟想到什么似的,又握住了江醉的手机:“再给我用下。”
  江醉秒撒手。
  盛况点进江醉手机里的林京朋友圈,朋友圈只有一条横杠,中间有着一行小字: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
  盛况垂着眼皮默了会儿,把手机还给江醉,看向旁边站着的陈景:“借你手机用下。”
  陈景忙着买东西,把手机丢给盛况,就无所谓的走开了。
  盛况没看陈景微信主页都跟谁联系,直接然后在好友里搜了林京,进入她的朋友圈,和江醉手机里显示的一模一样,依旧是中间挂着一排“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小字的横杠。
  “……”
  所以,她那朋友圈,仅他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