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阴山箓 > 第九章 力有不逮 若木之种(下)

  若木之种入体。
  一旁的长乐只有惊疑。
  作为一个器灵,他并不能跟真正的修士相比。
  许多久远的记忆和知识早已经在他的认识中消失。
  比如当年青帝灵威仰的某些功法传承,偶然留下的一些密藏。
  这些东西,长乐绝不吝于同小圣人分享。
  知识他真的记不起来了。
  所以苏彻的精气被若木种子抽走的时候,他真的是又惊又怒,几乎下意识地第一反应便是召来那无物不焚的大日乾元真火将眼前那仿佛饿鬼之门的若木种子焚灭。
  可事情变化的太快,几乎只是一个瞬息,苏彻便被抽成了一个油尽灯枯的老人。
  那个时候长乐是无比自责的。
  他没有完成好自己的使命,照顾好青帝宝苑的继承人。
  不仅愧对开辟此宝的老圣人灵威仰,更对不起包括狮子青莲具足如来在内的历代圣人。
  不过下一刻刹那,那若木种子似乎好像是个有良心的,竟然将更加精纯的先天元气反哺给了小圣人。
  实在是让长乐喜出望外。
  若非他只是个器灵,灵昧上面有所欠缺,不然恐怕要又笑又哭,又跳又叫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苏彻这边一声长叹,却是缓缓睁开双眼。
  中元。
  苏彻想着赠与自己此物的那位,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刚刚只不过一瞬而已,可苏彻却是好似经历了一两个月一般。
  这一瞬也让苏彻明白悟通了一些东西。
  似若木这样的天地灵根,既是一件实实在在的灵木、宝物,也是天地之间种种法则规矩的一个具现。
  若木之种放在那里,即便在那刚刚要萌发的当口,也不过是个拳头大小的种子。
  可真正蕴含其中的是生死、是轮回、是黄泉九幽、是森罗万象。
  或者说得大一些,这天下最顶级的宝物,其本身都是某些法则规矩的体现,绝不能以普通的宝贝视之。
  而这样的东西要去动一动,可不是寻常法器那样简单。
  要有仪轨,要一点一滴符合相应的法度。
  可以说是每一点运用都到了“天人相搏”的范畴之内。
  若自己是个长生真人,对这天地之间的种种法则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明悟,对此物的掌握或许可以更深一些。
  那样或许可以凭借着自身的明悟掌握这若木之种。可惜,自己是个连还丹都为炼成的小虾米。
  所以就要按照人家的仪轨来。
  换句话说,按照规矩办事。
  一不留神之间,自己成了祭品。
  以自身根本为祭品,同若木所囊括的种种法则达成一种平衡。
  这听起来很玄奥,可做起来却是九死一生。
  若木若是不认可呢?自家的仪轨若是出了问题呢?
  一步之差便是万年之遥。
  幸好,要托庇中元,也或者说要感谢那位冥冥之中不知道归宿如何的青帝灵威仰。
  没错,苏彻在本命元气渐渐抽离一空的时候便得到了那若木之种的认可。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某种孽缘。
  苏彻在不自觉的将自己视为若木的祭品之时,无数年前也有个人这么干过。
  青帝灵威仰。
  不知道多少年前,青帝灵威仰也曾得到过一颗若木的种子,那时的他将自己视为祭品,将自身最根本的先天元气献祭于这天地灵根之前,最终得到了那一株若木的认可。
  无数年后,这颗若木之种或许跟当初跟当初灵威仰的那颗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或许是当初那一颗的后嗣亲朋,或许天下间的若木本来就是一株。
  当苏彻将自己一不留神变为祭品的时候,那颗沉寂已久的若木之种跟苏彻很快便感受到了那仿佛灵威仰一样的存在。
  六合苍龙就是最直接的烙印。
  于是乎若木之种便对苏彻有了认可。
  当年灵威仰如何,现在苏彻也还如何。
  那若木之种怦然萌发,最终跟苏彻的神魂彼此共鸣,两者琴瑟和鸣,那若木之种欣然前往苏彻体内安居乐业,再无彼此之分。
  或许在它看来,唯有在苏彻体内才能说明两者之间的亲密关系。
  至于这青帝宝苑,即便灵苑之中充斥着乙木精气,却也不在它的眼里。
  当然,入体之后,这刚刚萌发的若木还是修补了苏彻身上的种种暗伤,顺道将体内那些躁动的军魂凶灵吓了个半死不活。
  不过这一切似乎也耗尽了这若木之种的力气,它完成了这一切之后便在苏彻体内幽幽沉睡,不过那枝丫却是鲜明,一股灵动的生机正从苏彻体内不断地冒出来。
  这算什么?
  虽然九死一生,可一切尽在中元掌握?
  苏彻幽幽望着头顶的天空。
  当初中元将这若木之种交在自己手中之时,是不是就已经料定了会有这么一天。
  嘴上说着奖励,可实际上却是预备好的工具人。
  若无有灵威仰在无数年前开路,得了若木的认可,六合青龙这命格也不足以成为开启这若木的钥匙。
  若没有自己,中元岂不是要自己亲自花费精力来获得这若木的认可?还是找北邙鬼祖那样的长生真人来花费这些苦功?
  中元真是谋篇布局宏大,连一点人力都不肯浪费。
  “小圣人可无恙?”
  长乐一声殷切的呼唤将苏彻自沉思之中唤醒。
  “哦,因祸得福。”
  苏彻微微一笑。
  “这些粮食……嗯,灵草就拜托你好好盯着。”
  “小圣人放心,这些灵草是我见过最好养活的了。”
  “记得把种子都收好。”
  “小圣人不抽时间看看那黄寇吗?他说他演练剑术有所小成,想让您点评一下。”
  “此间有几件大事发声,我顾不上,让他先老老实实修复那些损毁的神禁,等我回头拉进来几个,他们一起修,估计也就没有这些事了。”
  苏彻又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青帝宝苑。
  武陵郡王这边事端还未清晰,自己可没有那个精力安慰一下工具人黄寇。
  要知道按照披甲大汉的说法,他这被血炼的家伙一直都在罗刹海的感应之中,恐怕罗刹海的人很快便会按图索骥找到这附近来。
  尽快转移才是上策。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