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乱山 > 第一章

  乱山最新章节
  这一天,太阳刚撕开浓云在山的一边划开一道裂缝,挂在山峰的一边,涌出的光在云里晕开像是隔着窗户纸看到的夜半长灯,迷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山边萦绕薄雾跟着也被染成了淡黄色,山间挂着白霜的各色树木开始有露珠滴落,虫鸣鸟飞,各种声音开始充斥山间,整个山林跟着太阳的升起开始有了生气,冷冽的空气也被这不甚强烈的日光消融着,升腾而起的雾气又反使阳光冰凉。四周都是这样的山,三面青山环绕这一面平湖,方圆有一百丈的样子,形状是不很规则的圆形,右面的青山一条飞瀑从山顶挂起,并不很大,一路冲山撞石到了湖里,溅起的很多细小水花在半空就变成雾气在小片湖面上铺展开来。中间一座是峭壁嶙峋立起,不很多的枯松倒挂分散在峭壁上,很努力伸展着枝叶来争取阳光。左面的青山则把山脚落在了湖边与中间的峭壁相连,右面青山与峭壁则横梗一条弯曲小道,不知通向哪里。湖面上散发的薄雾使整个湖面像是未经打磨的毛镜,人照在上面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影子,不甚分明。湖的一边,和峭壁相对着的一座小竹楼,下面一楼只有一圈围栏伸长三四丈到了湖边,楼下四周碧草长得不高,光脚踩上去给人绒缎一般的触感,草叶末端的尖端刺到脚丫,刺得人酥麻舒适。
  湖面上一条静流从右向左过了左面青山后就不见了,从竹制围栏延伸至湖中心还有十丈左右的距离处,一张小小竹排,没有桨没有竹篙,像是被从水下用绳子拉着一样向湖心驶去,竹排带起的波纹漫了不远就沉寂下来。,
  竹排上,一男子背手站着,散发及肩至胛,眉目清秀,左边眼角下一点美人痣,白色衣衫上暗银色云纹并不明显,阳光一照反照出使人目眩神迷的亮银云纹,袖口接边三寸银白色镶边,银白色腰带嵌着七枚白色的圆润玉石,手上拿着一管七孔碧玉洞萧。排尾蹲着年纪只二八上下的少女,梳着云鬓,粉色纱裙,肤如玉脂,面色活泼,乐此不疲的拨弄起水花,盈盈地笑着。
  男的叫沈岳,少女名张笑语。
  沈岳在竹排上,看着三面环山的景色,回头看了眼笑语,不由想起八年前和这小姑娘第一次相遇。
  八年前,各地欠收闹起饥荒,沈岳也就在这个时候带着自己的小兄弟在四处游走,途经一处小城池,。周围树木早已光了一圈,饿荒了的百姓就这么啃树皮挖草根度日,的。走在街上,被烈日剥的地表,风一吹,扬起一阵尘土,百业荒废,人人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在街上游荡,偶尔眼皮一抬想要看看周围还有什么可吃的。
  沈岳和他的小兄弟就走在街上,小的看看四周眼中怅然,害怕之色流露,挨紧在沈岳身边。两人经过路边两个人,不远处就是城门,此时早已关闭,是为了防止外来的难民再进入。沈岳看了看,邹了下眉就拉着小兄弟转身,再次经过刚才的两人。沈岳心里像是多了一丝莫名的感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随即就止住了脚步。两人都是站着的,一样的面露饥色站在一边,左边七八岁大小的女孩,破旧葛布蔽体,脖子后插一束枯草,脸色蜡黄,。由于枯瘦,双眼也变得奇大,滴溜溜的晶莹透亮,黑色眼瞳却无神采,看了一眼沈岳就低下头,专心的看着脚下的地面。另一个是名中年男子,头发干枯有白斑脸色一样的枯黄。
  沈岳被女孩看了一眼后心里莫名起来,问中年“这孩子怎么样?”问的就是价钱了,头上插草就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一斗米,要现的”回话的中年似乎是女孩的父亲,语气里没有要商量的意思。这个时候米就是通货,有钱都不管用。按饥荒前算一斗米换成钱根本不算贵,而眼下再算的话,一斗米的价钱已经能说是打劫了,除了富户,普通百姓连半斗斗拿不出来。
  沈岳不说话,大手抓起女孩的小手,像是在端详,考虑是否值得的样子。女孩原本有些抗拒的意思要抽回手,下一刻就止住了,感到大手抓住的手腕一阵温润,温润顺着手臂很快的沿至全身,饥饿引起的无力感被温润驱逐,不由使她惊诧,疑惑的看着沈岳。
  “嗯,大叔,就一斗米。”沈岳放开女孩的手回答,说完从袖口摸出一只鼓鼓的口袋交给中年。中年掂了掂口袋,沉沉的使他舒心。中年点了点头同意了看了看女孩,一脸的歉意,还在站着,要等沈岳三人先走。
  “你叫什么名字?”沈岳问女孩,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女孩看了他一眼,又看看中年,不说话。
  “笑语,张笑语。”中年替她回答,看了看笑语,不再说话。
  “走”沈岳叫了一声朝城门反方向离去。小家伙很快跟上。,笑语再次看向中年,快步跟了上去。
  当晚,寒月如霜。沈岳来到了中年的住处敲了敲门,这时候人家都已闭户。中年起身开门时看到沈岳,吓了一跳,把他请了进去。很简陋的屋子,两间房子,茅草屋顶,灶都放在屋外。沈岳说明了来意,问了中年几个问题,知道了女孩不是中年亲生的,被中年捡来抚养至今,无奈今年实在是遍地灾荒,不把女孩卖了只能是一起死,女孩走后自己却又多了一种怅然若失。沈岳对此并不表现出什么兴趣,又从袖口里拿出一袋米,叫他收好,估摸着够他过完灾荒就走了,并没有问出女孩的来历。
  沈岳有些失意的会想,今天经过笑语身边就被她吸引,从她脸上看到一种病态,不是由饥饿引起,而是一种本身的病态,这种病态很难言明,他只能看出她双目少了一些神采,说不出是什么,是黯淡,不同于常人眼神的黯淡,眼眸闪烁间露出一丝常人无法察觉的在黑暗中寻找光明的绝望。他不知道是什么,这使女孩绝望的东西,当他抓住她的手时感觉更加的清晰了,似有若无的寒气如丝如缕,一传到他手心就被温润驱散,然后他就驱动这股温润进入笑语的身子。当他想要继续驱动,使温润渗入笑语骨骼时却感到了一层壁障,当时正在街上,他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做些什么,于是就卖下了她。
  晚上问完中年回到客栈后他就开始再次试探,结果却使他大吃一惊,心境久不能平复。他清楚的知道这个女孩只是个凡人,再普通不过的凡人,。又试了两次后终于不得不接受现实,他在她身上感受到的,是封印,黑色符文遍布笑语的整副躯骨,像囚笼一样把她的灵魂和躯骨绑在一起。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封印,却很清楚这封印能使笑语不得超生,万劫不复。是什么人干的,为什么,明明她只是个人类有什么值得别人用如此恶毒的封印来使她万劫不复,她是谁,从哪里来,有什么秘密,他全都一无所知。
  他把她带回到现今这三面环山的湖边,八年过去,一直尝试着破解这个封印,解救这个女孩的命运。开始的两年他还暗中查这个女孩的来历,结果总是一无所获。现今能做的就只是用药物帮她调理,。
  。有这个封印在,他觉得自己想要保证笑语活到二十芳华都很难,而笑语对此却又一无所知,这也是他现在在这方面上唯一还能感到欣慰的地方,不知道死亡何时来临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沈岳再次看向笑语,看着她拨撩水花面带浅笑。“笑语…”他叫了一声。
  ,笑语还来不及应他水面就开始波动起来…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