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乱山 > 第十章

  乱山最新章节
  笑语却疑惑了,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之前一直不给她?
  因为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如果是八年前就把这寒玉浆给笑语,按她当时的情况体质和经脉都提升十倍能好到哪里去。,而且当时她才八岁,一般女孩子十六七岁的时候身体也就发育完全了,这也是沈岳现在才拿出这东西的原因。身体发育完善再加上这些年沈岳给笑语的各种灵丹妙药本来就使得笑语的身体异于常人,而寒玉浆的特性之一就是对凡人体质的增幅都为十倍,想想,连沈岳这种仙人体质都被强行增幅了一倍,可见这寒玉浆有多逆天了,笑语身体和经脉这个时候提升十倍效果无疑是最好的。以笑语现在的身体,不久后等她完全吸收完这股玉气要是愿意直接都可以跟一些中等的妖兽肉搏了。
  这就是沈岳的想法和考虑了,难道自己看着笑语独自一人忍受痛苦自己就不难受?难受有什么办法,难受他也得忍住,而且,换一个角度想,笑语要是连这点痛苦都承受不住她也就不配再在这个适者生存的世界活下去。即使身边有沈岳和顾云在她也得学会坚强自立,必须学会独自一人面对困境和独自忍受痛苦孤寂。每次到地灵泉那边考验的不止是笑语承受痛苦的能力同时更考验的是沈岳和顾云的心性啊。沈岳当然有各种办法使得笑语承受的痛苦降到最低,可这样有什么用?只会让笑语对他更加的依赖!这不是沈岳想看到的,即使只是个凡人,即使你无法修仙,可你要想跟在我身边你就起码得有什么东西是让我佩服的。
  沈岳是这样想的,笑语也一直这样承受住痛苦一次次挺过来了。沈岳对此极为满意,笑语说实在的虽然不能修仙可起码很多时候比顾云靠谱啊。
  沈岳又呷了一口酒,吐出一口冷气完全的沉醉在那种畅快舒爽之中。笑语看他那副样子就要夺过酒瓶再喝。沈岳是沉醉了,可仙人的手劲又岂是凡人能比拟的,笑语只能握着酒瓶干心急,看沈岳的样子看得心痒痒。
  沈岳回过神来看到笑语心焦欲泪的样子不禁莞尔,晃了晃手中酒瓶。刚才被笑语一汽咕咚了十几口,沈岳又喝了几口,现在瓶中一下子不见了小半瓶。掂量着瓶中还剩多少寒玉浆,沈岳从袖口拿出一个小酒杯,说只能再给她一杯的量。笑语虽然觉得太少,不过聊胜于无,把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点个不停。沈岳看着她小心翼翼接过酒杯细细品酌的样子更是笑得开心。
  笑语一杯喝完就闹着还要,沈岳一口拒绝了“不行,这东西还有大用。”
  笑语突然想到什么一样,也不问沈岳有这东西有什么大用,就问他顾云有没有喝过这寒玉浆,随即就在脑子里暗骂自己笨。顾云怎么会没尝过这东西,沈岳对被人怎么样她不清楚,可对自己和顾云怎样她一清二楚。管教上沈岳这个大哥该刚则刚,应柔亦柔,可给他们的东西绝对都是最好的。
  “没有。”沈岳的回答倒使笑语意外了“云的年龄换算成凡人的年龄年龄的话其实比你还要年轻一点,按他的情况,这几年内都还用不上这东西。
  ‘神马情况,比我还年轻?’笑语一下就呆了,沈岳和顾云活了起码也得有四五十年了竟然才十六不到?“哥,别跟我说你只有十六岁!”
  “没有那么年轻,十七岁而已。”听完前半句笑语还松了口气,听到后半句就蒙了,心里直抽搐‘这些妖孽!’笑语愤愤的想,最后才问“这东西还有什么用?”
  “看”沈岳把手藏进袖口,拿出来时摊开手心给她看“这是冻顶寒莲。”笑语看了看沈岳手心中的一粒小拇指节大小的种子,又看看沈岳,不明白他话里意思,“跟寒玉浆有什么关系?”忽然就想到冻顶寒山,这两样都是冻顶寒山才有的沈岳说过,可有什么用?两者有什么关联?猜不透,而且也不用她猜,就看着沈岳。
  “这冻顶寒莲生长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寒玉髓。我当年找这寒玉髓的时候也没想能遇到这东西,完全是运气啊我!”说着沈岳就是感慨一下“当年我还未被逐出师门,九岁出门游历,冻顶寒山就是那个时候去的。那地方完全没有人住,连妖兽都甚少,铺天盖地的都是雪,雪地,冰山,绝不同于其他,普通人在那里不出三息就能结为冰棍,即使我当时已经修仙有小成也不敢冒进。而且这里没有人烟不代表没有妖兽,能在那里生存的妖兽无不是无比强大,以我当时的能力加上气候环境所限制,实力受到很大影响,冒进只能是送死。”
  “那你还去?”笑语就不明白了,男人似乎总是很爱冒险,对危险和未知的东西总是充满好奇,即使明知是死境还是要闯一下,她不明白,死亡好像对于这些喜爱冒险的人好像是什么不值一提的事。生命只有一次,她实在搞不懂,因为她热爱生命,每次经历痛苦她的求生都更加强。也正以为对生命的爱惜,她不允许自己去冒着生命的危险去做一些在她看来完全没有必要的事。冻顶寒山好东西虽然多,但也不意味着自己就可以因为这些东西去拿生命来冒险。
  其实笑语想得很对,可她忽略了一件事,沈岳当时的年龄只有九岁,心思再缜密也只是孩子,孩子对于未知事物的好奇心永远都比大人强,而且沈岳之前说过自己修仙已有小成。以沈岳的性格,这个说法肯定是很保守的,九岁修仙小成是什么概念?普通修仙者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到!
  “你以为我就那么笨,去送死啊?”
  ‘明明就是!’笑语心想,继续听着。
  “哪个老师会放心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到外面乱闯?我当时才九岁!”沈岳很是自豪地刻意强调了这点。
  ‘有哪个老师会放心自己年龄那么小的弟子随便外出的,而且以哥哥的妖孽天赋当时肯定也是师门的重点培养对象,怎么随便就放一名天才弟子外出,这老师也不怕被别人强了他这宝贝弟子,或者这弟子出点什么意外?这老师也太不靠谱了!’笑语想‘话说,哥哥又是怎么给逐出师门的?怎么妖孽的弟子绝对是万年不遇,这老师说逐出师门就逐出师门了?这更不靠谱!’想到这里笑语就止住了胡思乱想,逐出师门这件事也算是沈岳心中一大秘密了,他不说自己也没办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嘛,而且看起来这件事对沈岳打击也是很大的。
  “我师傅给了我一个玉狐镂空雕玉镯,这东西只能帮我隐匿气息,平常没什么用,那个时候却派上了大用场。”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