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乱山 > 第十七章

  乱山最新章节
  “嗯?”顾云愣了一下,不明白沈岳怎么突然说起这话,就想问个清楚。“我已经……”
  “喂!”顾云话刚说一半就听到笑语在下面大喊。顾云一看话也不再说,一个纵身跳到笑语面前。
  “那么积极干什么,我又没叫你。”
  ‘靠,下次坚决不理她’顾云心想,自己这是找骂呢。“谁理你!我只是路过行不行。”
  “我刚才听到你们说什么山鬼的,是什么东西?”
  “我们没有说什么山鬼啊,我们说的是一种人妖。”顾云脸上一阵得意,对自己刚为这种妖变体取了这么个名字非常满意。
  “人妖有什么好说的。”笑语心里一阵疑神疑鬼。
  “人妖可厉害了,我和岳哥都在想怎么把你变成人妖呢。”越说顾云就越觉得好笑,脸上止不住的坏笑。
  笑语一听,觉得顾云本身就不靠谱,说的话肯定也没什么好,揪住顾云的耳朵就是一拧“人妖嚯?”
  顾云被揪住耳朵连连说是。
  “谁是人妖?”
  “你是你是……”
  “谁是?”笑语面带微笑的用力拧着顾云的耳朵问。
  好一会儿两人才安静下来,顾云就坐在湖边草地上,笑语跟着坐在一边用手拔身边的花草做一个花环。沈岳还在竹楼顶上看着两人,不说话,就这么静坐着,神色安详。
  “过来。”笑语对顾云说。
  顾云有些抗拒的把身子拉近笑语。
  “花姑娘!哈哈…”笑语开心的笑着一把把编好的花环戴在顾云头上。顾云一想把花环抓下就被笑语打他的手。
  沈岳看到顾云花环的样子脸上也跟着泛起一抹微笑,从楼顶飘然落至顾云和笑语身后十丈远的地方坐在草地上,抽出身后的玉箫。一管翠节绿丝毛笔就从箫孔中钻出。沈岳手一挥就有一张流云木矮脚长桌出现在沈岳面前,一张八尺方长的宣纸被方木紧压在流云木桌上。闭目了一会儿沈岳才睁开眼,手中毛笔笔尖变得尖细,轻轻一撇在熟宣纸上留下一道柳叶细眉。沈岳抬笔在色板上蘸了蘸些焦墨又在砚台上捻了捻笔尖后在柳叶细眉下向下一勾勾出了上眼睑,接着毛笔又变得更加尖细,被沈岳用焦墨勾出不完全封死的眼珠的轮廓,之后又用焦墨点出了一点似‘工’字的漆黑瞳孔。点完瞳孔笔尖恢复原来的尖细,沈岳又拿笔碰了下水,使焦墨被冲淡,从上眼睑处轻轻落笔一拉虚淡的下眼睑就几乎与上眼睑合缝,笔尖再次变细,沈岳在纸上又拉了几下,笑语笑起来时的大眼细眉和长睫毛就跃然纸上。画完这步沈岳手略略放松一笔带过的把笑语的额头至鼻子处勾勒出。接下来沈岳把笔上焦墨从笔根至笔尖染水一滤再在纸上下拉,横拉,下点顿,寥寥几笔画出一个灰色虚影轮廓,笑语的动作也开始能在纸上隐隐看出。画到这里沈岳手中笔尖顿挫一分,轻轻横拉一下在纸上留下道浓眉,笔尖又细几分,一下子顾云低头抬眼的抗拒神情就跃然纸上。笔尖再次变为中样尖细时沈岳在流云木桌上一旁的小水缸上洗洗笔,在砚台上把笔滤的半干后又是寥寥数笔,顾云的身影轮廓也跟着出现在纸上。之后沈岳手中毛笔变为大羊毫大小,沈岳蘸了一笔活墨后笔尖浓墨朝内,笔根淡墨朝外拉动几笔就生动洗练地画出顾云和笑语的秀发,然后大羊毫又变为小工笔,顾云和笑语身上衣饰的暗龙纹和绣花都被沈岳描了下来。好一会笑语和顾云的样子就完全印在纸上,发丝飘动,眼角动情处,衣带沾风处无不被沈岳细细的记在纸上。
  画完沈岳就搁下笔,呼了口气后凝神了一会又提起笔,毛笔变大一圈后沈岳用笔吸满淡墨开始泼墨挥毫,用硬线条皴法先画出对面峭壁的山石,之后又大劈斧皴和小劈斧皴两法交替直把对面峭壁的沟壑石缝的鬼怪棱角雕出,笔线无一重复,右边飞瀑沈岳用了大量的留白,用点类皴法横、直、圆、尖的点了几笔,画出飞瀑冲击下的山石,又粗细浓淡不一的拉几下,不多久就把飞瀑奔腾的雄壮之感画出。,沈岳画左面青山时又改用了山水画法中的披麻皴法,用软线条把左面青山的绵长清秀写意的抹出,三面环山后的连绵群山被沈岳用不同的浅淡顿捺出,深浅不一的青灰色接天绕山,是烟云缭绕,青山、峭壁、飞瀑前大片留白的是顾云和笑语身前的大湖。
  整幅画完成时沈岳颇为满意的呼出一口气,沈岳行云流水般的笔法触纸时毫无阻滞般把沈岳眼前和心中所想跃然于纸上。画顾云和笑语时用了细致的工笔画法,后面的山水又秉承一贯的山水写意画法,,并不用其他颜色,沈岳只用了黑色一种就把工笔的细腻和粗笔的写意相结合且不使得画面呈突兀感。八尺方的大熟宣纸,顾云和笑语在群山中仍见渺小,可他们的神情却使整幅画都活了过来。
  沈岳看向眼前的顾云和笑语,再看一眼刚完成的画作,手一挥把流云木桌和画作收好,叫了一声笑语。
  此时笑语正又扯着顾云耳朵,听到沈岳叫她,就问他什么事。
  “浇花了。”相隔不远,沈岳的声音并不大,却清晰传入笑语耳朵。
  笑语听见后马上放开顾云的耳朵,一溜小跑后咚咚咚的上楼,一会儿又咚咚咚的下楼,手中多了一瓶子酒。笑语到了竹楼后顾云和沈岳已经在等着她了。笑语走到后就跟着顾云和沈岳一起蹲下,盯着昨天的盖土小坑看,小坑上一个绿色的小芽钻出地面根部至芽尖由翠绿向鹅黄过度,看起来像放大数倍的草尖。“就是这个吗?”笑语好奇的问,心里就想,很普通的样子嘛。
  “嗯,就是这样的了,一般仙草未化形前,特别是成长初期基本都不会有什么明显的特征。”沈岳回答。事实也正如他所说,这其实有点像仙草间的一种自我保护手段,试想,如果仙草在出芽阶段就散发灵气,那它也不用活了,谁能保证对仙草不动心,又有谁能保证不对还在成长初期的仙草不下手,很多人都会有一种就算自己不下手别人也会下手的想法,贪婪始终是人类的本性。就算只是刚出芽的仙草没有什么药效,可它是仙草的事实没人能改变,单是其内含的微弱灵气虽然不会对入了门的修仙者有什么吸引力,可连门槛都进不了的修仙者就会想尽办法搜集仙草,仙草对未入门的修仙者的修仙者的提升毫无疑问的,即使是刚出芽的仙草也不例外。而也正因为前期的特征不明显才会有这么多仙草能够顺利的成长,有运气和能力采摘仙草的人毕竟是少数,很多修仙者可能一辈子都没什么机会见到仙草。
  笑语听到沈岳这话点了点头,拿出一个小酒杯,小心的斟满一杯寒玉浆把酒杯碰着芽尖一点一点的倾斜酒杯,寒玉浆顺着芽尖滑至芽根处不见,。三人蹲着看了好一会就看到芽尖开始伸长了一些,而且芽根的翠绿色开始慢慢变为深青色,芽尖的鹅黄也跟着变为翠绿然后又变为了深青色。看到这里沈岳就叫大家不要看了,寒玉浆被完全吸收起码也要几个时辰的时间。起身后沈岳就对着天看了好久,然后对顾云说“云,今晚有雨了。”
  笑语学着沈岳的样子抬头看天,可是什么也看不出,“下雨?现在不是万里无晴,…啊呸……万里无云,现在不是万里无云的吗?下什么雨?”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