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乱山 > 第十九章

  乱山最新章节
  顾云被带回竹楼休息了小半个时辰就又生龙活虎的乱蹦乱跳的了。
  此时顾云、笑语和沈岳都在竹楼小厅里围着红木矮脚长桌团坐。被玉牙抽过后的疼痛感和大战后的疲惫感过去后顾云就急切地问沈岳“老大,怎么样,我是不是进步了?”
  “嗯,你找抽的实力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沈岳漫不经心的回答顾云。
  “我有逼到那白痴分身了啊,没进步?”
  此时玉牙正盘在沈岳身上小酣,并不听到也不理会顾云的话。
  “我打个比方,你说你是一只手抓着人的脖子另一只手抽人耳光打得爽还是把人手脚都绑起来两只手一起扇人耳光爽?”笑语笑着把半个身子趴在桌子上问顾云。
  “没有你说得那么差吧?”顾云心里已经有些沮丧了,自己这么卖力的大战一场竟连一点肯定都没得到。“很伤人自尊的啊”顾云语气已经明显有些小怨气了。
  “白痴,你大脑都装什么东西的?干嘛要硬拼,还两次都撞空,你是没脑子还是一根筋啊,横冲直撞的跟小孩子打架一样,你还有四个爪子是干嘛的?自己优势都被玉牙限制,本来就是被抽的份,现在更厉害了,直接给人捆起来抽还是怎么的?人渣都是命犯天煞孤星的,你这简直就是天生犯贱啊!”沈岳一阵感叹,心里还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不过骂的爽,心中恨意也就没那么深了。
  顾云也是一阵沉默,被绝对权威骂的体无完肤自己实在没什么脸面抬头贱人了。
  “小云也不用这么失落的,你看,天生犯贱这种命格也不是谁都有的嘛!”笑语见顾云低头不语突然爱心泛滥自告奋勇的要给顾云一些鼓励“被抽也是很正常的嘛,对不?不过被抽也是一种技术活啊,直接给人抓住让人抽,这放水也放得太明显了嘛。下次记住了,起码也反抗几下嘛,不用太过,意思几下就行了,我们看着也舒心一些。”笑语说完一通话自我感觉空前良好,很是懂事的拍拍顾云的背以示安慰。
  顾云听了笑语一席话感动的差点就泪如泉涌了,心里暗想,自己真没差劲到这么离谱的程度吧?
  “咳咳”笑语咳了两声“小云很厉害的,刚才一定是放水了,对不?”
  “嗯嗯”顾云连连点头,心里感动的那叫一个内牛满面呀‘知己啊!’顾云心想。
  笑语见顾云连连点头很是满意的转过头对坐在中间的沈岳说“哥,你看吧,人家小云不是打不过。”顾云见笑语为他说好话也是跟着一阵点头。
  “哎~”笑语叹了口气“既然不是打不过为什么还是被抽得这么惨呢?”
  “这……这…这这这……”顾云一下子说不出话了,心里暗叫不妙。感情自己被下套了啊!顾云想到这里心里更是止不住的滴血,差点就热泪盈眶了。
  “看,果然是天生犯贱吧~”
  顾云此时那个恨啊,头低的都碰到桌子了心里发誓再也不跟这货说话了。
  沈岳听到笑语的妙论也是忍不住笑出声,好一会才平复心情,虽然笑出了声,可他也没再刻意说些打击顾云的话,总得让他恢复一下才行嘛,一下子打击得人太过很容易让人一蹶不振的。他就喜欢越挫越勇的人,笑语也是,毕竟两个都是越勇越挫的人,对打击越挫越勇的人可是天生行家,经验不可谓不老到。
  沈岳看顾云跟笑语再胡闹了一会就叫顾云进房里商量事情了。
  …………
  是夜,无月悬空,繁星闪烁。
  笑语拿着发光玉珠在竹楼顶上坐着,沈岳站在楼顶双手负背望天而立。顾云和玉牙都在屋后十几丈远的草地上,大家都在等待些什么的样子。时间已经是半夜。
  “哥,这么久还不出现,是不是记错日子了?”顾云对着沈岳喊。
  “你以为我是你啊!”沈岳说了一句继续抬头望天。
  天上依旧满天星河,笑语依旧不知道沈岳他们要做什么,望着苍穹就沉醉下去了,手上玉珠也仿佛是天上陨落的明星与遥远星空相对。笑语看着沉醉,干脆躺在楼屋顶上,眼神迷离有要睡着的意思了,快要闭眼的时候就看到一点星光滑落,拖着长长的明亮尾巴向南边不知名的什么地方飞去。笑语看到流星划过一下子睡意全无,一咕噜坐起来张大眼睛看天。
  沈岳等几个也是松了口气“终于来了!”
  “小云,玉牙,待会看我的指示!”沈岳对玉牙顾云喊了一声继续看着天空。顾云和玉牙也是一样看着天,只是顾云听到沈岳叫他‘小云’的时候心神一颤,今天被笑语左一个‘小云’右一个‘小云’叫开后顾云心里就不爽了,现在听到沈岳也跟着这么叫他心里可真是波涛汹涌的激动起来。‘不要叫我小云了!’顾云心里呐喊一声继续看着天空。
  一尾流星划过后不一会又有一尾划过,笑语抬着头,流星开始一尾接一尾地划过,慢慢的接二连三的出现。‘流星雨!’一开始笑语看到一尾流星划过欢喜之情溢于言表,紧接着看到这接二连三的流星划过心中欢喜更是难以言明,怪不得沈岳说有雨要下,居然是这么个惊喜,怎么会不让笑语高兴。流星接二连三的出现不多一会苍穹就是一片星雨,一尾尾流星划过天空就像一条条发光的雨线,而且星线布满天空后不再是直线划向南方,什么原因不清楚,可这些流星看起来就是旋转一样,满天星斗看上去都是在旋转一样。笑语直看得目眩神迷,女子对于美好事物的喜爱根本不用多说,笑语就只感觉自己仿佛做梦一般,眼前的一切都那么不真切,说是如梦如幻也不为过吧。
  沈岳看着漫天星雨也是失神了一下,随即凝神远视,盯着眼前星雨。满天星斗,明亮不一,其中有什么差别?顾云等看不出,可沈岳不一样,眼睛死死盯着天空,一道道流星在眼前划过也没能让他转移一下注意力。看着星斗好久沈岳终于行动,一道白光自指尖射出冲天而去,顾云看得白光出现立马冲天直上化为比之前与玉牙相斗时的数十丈大小的黑色巨龙更大了一倍的百丈巨龙跟着白光冲去。白光在冲天而去后在空中留下一道与流星的亮黄色不同的亮白色光弧追上了一道同样与众不同的暗红色流星。顾云完全恢复本体后没有刻意压制自身实力后速度也是快如流星,只是黑色的龙鳞在夜空下根本无法看到。顾云跟着白光朝暗红色流星追去,几乎是瞬息而至,追上去后看也不看就张开巨口一口咬住眼前带着暗红色尾焰的流星。强行带下这颗流星显然不理智,毕竟这种速度带来的冲击力即使是身为巨龙的他也有些承受不起,顾云咬住流星后跟着流星划了不多一会巨口用力改变了一下流星的划向在空中带起一道暗红色光弧,光弧像是在空中大了一个大弯调转过头后被顾云带着冲向地面。
  顾云冲天而起的时候沈岳又是一指向天,七道白光从指尖电射而出,玉牙看到也是跟着从草地弹起,身形顿时变为百丈大小,随后竟开始分裂一般蛇身一分为七,身上七节碧环完全不见,七尾翠绿巨蛇凭空而现朝着七道白光追去。
  (各位越勇越挫之人尽情的拿票子砸向小弟这种越挫越勇之人吧
  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