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九死丹神诀 > 第2623章不夜城的肥羊

  ..,!
  第2623章不夜城的肥羊
  “好强,你这血的原主难道是圣尊?”
  姜空眉头一皱问道。
  丫鬟一愣,连忙解释:
  “只是一尊圣王九重天。”
  “圣王九重天,那还行。”
  姜空轻吐一口气。
  要是一尊圣尊强者,他现在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东西,未来如果暴露被追杀,那可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眼下正好有一个假岳父是圣尊可以撑腰,哪怕一个圣王又有何畏惧?
  “很好,我师尊说了,这毒很难解开,只能够给你们找出丹方,之后想要炼制丹药还得去寻其他人。”
  一听到有戏,丫鬟顿时大喜。
  “没事,只要能够解开老爷的毒,哪怕丹方也没有问题。
  炼丹的事情我们可以自己解决,不需要劳烦大人!”
  “这找丹方嘛,也是很辛苦的。
  你说嘛,我师尊年纪也是一大把了……”
  丫鬟懵圈了半天,终于反应过来,心里头倒抽冷气。
  这厮这是要将她给吃干抹净啊!
  “放心,明日我给大人送来十株圣王级的宝药!
  只要大人能够将事情办成,一切好说!”
  “哈哈哈!
  我不是那个意思!见外了见外了!”
  姜空一脸笑盈盈。
  龙涅与安陵飞在压道山内看的是两眼瞪圆。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丫鬟走后,姜空细数战利品,这一次送来了四株圣王级的宝药。
  “啧啧,真是富得流油啊。”
  不等他细细翻看,屋外又传来云叶的声音。
  “大人,有人要亲自接见你。”
  “嗯?”
  “大人,这个贵客请您来看病,交付了一亿的问诊费。”
  “快......
  面递了过来。
  姜空扫视一眼,顿时双目一亮。
  好家伙,这灵戒里面直接是七株圣王级的宝药。
  “乖乖,这不夜城里面的人都已经富到这种地步了吗?”
  姜空和现在突然觉得之前那个女人要少了。
  这一个大佬直接出手了七个圣王级宝药。
  不过很快,姜空眉头一皱,他发现在这些圣王级宝药里面,怎么有一些和之前那个丫鬟拿过来的东西是重复的?
  “这不夜城该不会有一个圣王级宝药的种植场吧?”
  不等他联想。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忙问道:
  “不知道大人何时能够给出我这顽疾的解决之方?”
  “三日,三日后你再来,到时候哪怕给不出来,我也会有点进展。”
  “那就有劳大人了!”
  中年男子闲庭信步离开,心情很是愉悦。
  此时在萧情伊的阁楼内,萧情伊面色难看。
  “那个人当真如你所言?”
  “没错,简直是厚颜无耻,小姐你真的认为此人是名门出身吗?”
  “罢了,先让他将救治之法说出来,如果错了,我萧情伊可不是好惹的!
  和我一起去见父亲大人。”
  “大人离开了。”
  “他去哪了?”
  “他说知道了一个地方或许能够救治他,现在不在这里了。”
  “怎么回事?难道找到高人了?”面递了过来。
  姜空扫视一眼,顿时双目一亮。
  好家伙,这灵戒里面直接是七株圣王级的宝药。
  “乖乖,这不夜城里面的人都已经富到这种地步了吗?”
  姜空和现在突然觉得之前那个女人要少了。
  这一个大佬直接出手了七个圣王级宝药。
  不过很快,姜空眉头一皱,他发现在这些圣王级宝药里面,怎么有一些和之前那个丫鬟拿过来的东西是重复的?
  “这不夜城该不会有一个圣王级宝药的种植场吧?”
  不等他联想。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忙问道:
  “不知道大人何时能够给出我这顽疾的解决之方?”
  “三日,三日后你再来,到时候哪怕给不出来,我也会有点进展。”
  “那就有劳大人了!”
  中年男子闲庭信步离开,心情很是愉悦。
  此时在萧情伊的阁楼内,萧情伊面色难看。
  “那个人当真如你所言?”
  “没错,简直是厚颜无耻,小姐你真的认为此人是名门出身吗?”
  “罢了,先让他将救治之法说出来,如果错了,我萧情伊可不是好惹的!
  和我一起去见父亲大人。”
  “大人离开了。”
  “他去哪了?”
  “他说知道了一个地方或许能够救治他,现在不在这里了。”
  “怎么回事?难道找到高人了?”面递了过来。
  姜空扫视一眼,顿时双目一亮。
  好家伙,这灵戒里面直接是七株圣王级的宝药。
  “乖乖,这不夜城里面的人都已经富到这种地步了吗?”
  姜空和现在突然觉得之前那个女人要少了。
  这一个大佬直接出手了七个圣王级宝药。
  不过很快,姜空眉头一皱,他发现在这些圣王级宝药里面,怎么有一些和之前那个丫鬟拿过来的东西是重复的?
  “这不夜城该不会有一个圣王级宝药的种植场吧?”
  不等他联想。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忙问道:
  “不知道大人何时能够给出我这顽疾的解决之方?”
  “三日,三日后你再来,到时候哪怕给不出来,我也会有点进展。”
  “那就有劳大人了!”
  中年男子闲庭信步离开,心情很是愉悦。
  此时在萧情伊的阁楼内,萧情伊面色难看。
  “那个人当真如你所言?”
  “没错,简直是厚颜无耻,小姐你真的认为此人是名门出身吗?”
  “罢了,先让他将救治之法说出来,如果错了,我萧情伊可不是好惹的!
  和我一起去见父亲大人。”
  “大人离开了。”
  “他去哪了?”
  “他说知道了一个地方或许能够救治他,现在不在这里了。”
  “怎么回事?难道找到高人了?”面递了过来。
  姜空扫视一眼,顿时双目一亮。
  好家伙,这灵戒里面直接是七株圣王级的宝药。
  “乖乖,这不夜城里面的人都已经富到这种地步了吗?”
  姜空和现在突然觉得之前那个女人要少了。
  这一个大佬直接出手了七个圣王级宝药。
  不过很快,姜空眉头一皱,他发现在这些圣王级宝药里面,怎么有一些和之前那个丫鬟拿过来的东西是重复的?
  “这不夜城该不会有一个圣王级宝药的种植场吧?”
  不等他联想。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忙问道:
  “不知道大人何时能够给出我这顽疾的解决之方?”
  “三日,三日后你再来,到时候哪怕给不出来,我也会有点进展。”
  “那就有劳大人了!”
  中年男子闲庭信步离开,心情很是愉悦。
  此时在萧情伊的阁楼内,萧情伊面色难看。
  “那个人当真如你所言?”
  “没错,简直是厚颜无耻,小姐你真的认为此人是名门出身吗?”
  “罢了,先让他将救治之法说出来,如果错了,我萧情伊可不是好惹的!
  和我一起去见父亲大人。”
  “大人离开了。”
  “他去哪了?”
  “他说知道了一个地方或许能够救治他,现在不在这里了。”
  “怎么回事?难道找到高人了?”面递了过来。
  姜空扫视一眼,顿时双目一亮。
  好家伙,这灵戒里面直接是七株圣王级的宝药。
  “乖乖,这不夜城里面的人都已经富到这种地步了吗?”
  姜空和现在突然觉得之前那个女人要少了。
  这一个大佬直接出手了七个圣王级宝药。
  不过很快,姜空眉头一皱,他发现在这些圣王级宝药里面,怎么有一些和之前那个丫鬟拿过来的东西是重复的?
  “这不夜城该不会有一个圣王级宝药的种植场吧?”
  不等他联想。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忙问道:
  “不知道大人何时能够给出我这顽疾的解决之方?”
  “三日,三日后你再来,到时候哪怕给不出来,我也会有点进展。”
  “那就有劳大人了!”
  中年男子闲庭信步离开,心情很是愉悦。
  此时在萧情伊的阁楼内,萧情伊面色难看。
  “那个人当真如你所言?”
  “没错,简直是厚颜无耻,小姐你真的认为此人是名门出身吗?”
  “罢了,先让他将救治之法说出来,如果错了,我萧情伊可不是好惹的!
  和我一起去见父亲大人。”
  “大人离开了。”
  “他去哪了?”
  “他说知道了一个地方或许能够救治他,现在不在这里了。”
  “怎么回事?难道找到高人了?”面递了过来。
  姜空扫视一眼,顿时双目一亮。
  好家伙,这灵戒里面直接是七株圣王级的宝药。
  “乖乖,这不夜城里面的人都已经富到这种地步了吗?”
  姜空和现在突然觉得之前那个女人要少了。
  这一个大佬直接出手了七个圣王级宝药。
  不过很快,姜空眉头一皱,他发现在这些圣王级宝药里面,怎么有一些和之前那个丫鬟拿过来的东西是重复的?
  “这不夜城该不会有一个圣王级宝药的种植场吧?”
  不等他联想。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忙问道:
  “不知道大人何时能够给出我这顽疾的解决之方?”
  “三日,三日后你再来,到时候哪怕给不出来,我也会有点进展。”
  “那就有劳大人了!”
  中年男子闲庭信步离开,心情很是愉悦。
  此时在萧情伊的阁楼内,萧情伊面色难看。
  “那个人当真如你所言?”
  “没错,简直是厚颜无耻,小姐你真的认为此人是名门出身吗?”
  “罢了,先让他将救治之法说出来,如果错了,我萧情伊可不是好惹的!
  和我一起去见父亲大人。”
  “大人离开了。”
  “他去哪了?”
  “他说知道了一个地方或许能够救治他,现在不在这里了。”
  “怎么回事?难道找到高人了?”面递了过来。
  姜空扫视一眼,顿时双目一亮。
  好家伙,这灵戒里面直接是七株圣王级的宝药。
  “乖乖,这不夜城里面的人都已经富到这种地步了吗?”
  姜空和现在突然觉得之前那个女人要少了。
  这一个大佬直接出手了七个圣王级宝药。
  不过很快,姜空眉头一皱,他发现在这些圣王级宝药里面,怎么有一些和之前那个丫鬟拿过来的东西是重复的?
  “这不夜城该不会有一个圣王级宝药的种植场吧?”
  不等他联想。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忙问道:
  “不知道大人何时能够给出我这顽疾的解决之方?”
  “三日,三日后你再来,到时候哪怕给不出来,我也会有点进展。”
  “那就有劳大人了!”
  中年男子闲庭信步离开,心情很是愉悦。
  此时在萧情伊的阁楼内,萧情伊面色难看。
  “那个人当真如你所言?”
  “没错,简直是厚颜无耻,小姐你真的认为此人是名门出身吗?”
  “罢了,先让他将救治之法说出来,如果错了,我萧情伊可不是好惹的!
  和我一起去见父亲大人。”
  “大人离开了。”
  “他去哪了?”
  “他说知道了一个地方或许能够救治他,现在不在这里了。”
  “怎么回事?难道找到高人了?”面递了过来。
  姜空扫视一眼,顿时双目一亮。
  好家伙,这灵戒里面直接是七株圣王级的宝药。
  “乖乖,这不夜城里面的人都已经富到这种地步了吗?”
  姜空和现在突然觉得之前那个女人要少了。
  这一个大佬直接出手了七个圣王级宝药。
  不过很快,姜空眉头一皱,他发现在这些圣王级宝药里面,怎么有一些和之前那个丫鬟拿过来的东西是重复的?
  “这不夜城该不会有一个圣王级宝药的种植场吧?”
  不等他联想。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忙问道:
  “不知道大人何时能够给出我这顽疾的解决之方?”
  “三日,三日后你再来,到时候哪怕给不出来,我也会有点进展。”
  “那就有劳大人了!”
  中年男子闲庭信步离开,心情很是愉悦。
  此时在萧情伊的阁楼内,萧情伊面色难看。
  “那个人当真如你所言?”
  “没错,简直是厚颜无耻,小姐你真的认为此人是名门出身吗?”
  “罢了,先让他将救治之法说出来,如果错了,我萧情伊可不是好惹的!
  和我一起去见父亲大人。”
  “大人离开了。”
  “他去哪了?”
  “他说知道了一个地方或许能够救治他,现在不在这里了。”
  “怎么回事?难道找到高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