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九死丹神诀 > 第2630章明目张胆的打脸

  胖子接待完姜空之后,慢悠悠的来到了拍卖场最中央,全场的躁动在一瞬间平息下来,全都注视着他。
  拍卖场呈现出一个倒扣的碗形,下面开阔,上面狭窄。
  而唯有最尊贵的客人才能够进入最顶上为数不多的贵宾阁内,此次拍卖会一共来了万人,包括一些大势力。
  如此才只有十个贵宾阁存在。
  最次的那些武修密密麻麻坐在最下方,汇聚在一起只有一张椅子座位而已。
  姜空来到贵宾阁,贵宾阁内部装饰的金碧辉煌,就连墙体都是鎏金的,顶上刻着龙凤图腾,雕工极为精湛,将细节都刻画的栩栩如生。
  四周更是栽着不少的天材地宝,进入此地哪怕是呼吸一口都感觉浑身血肉轻盈,四肢百骸都带着舒畅感。
  “不错。”
  姜空顺势坐在一张用白色熊皮包裹住的木椅上,刚刚坐下便惊疑的发现,这木椅也非凡物。
  “这是用雪云幻灵熊的皮毛加上火羽圣木打造的椅子。
  还真是阔绰啊。”
  他看向站在边上的云叶道。
  云叶自从将姜空招揽进来之后,一直是姜空的贴身侍从,此次拍卖会姜空也让云叶陪着他一起来了。
  云叶因为姜空也在圣宝阁内地位水涨船高,远非以前可以比拟。
  可以说,因为姜空,她足足少了十年的奋斗时间。
  云叶微笑道:“公子,您怕是不知道,这九龙堂的油水可比我们圣宝阁还要夸张呢。”
  “哦?
  愿闻其详。”
  姜空也一脸好奇。
  云叶道:“九龙堂主张当铺以及拍卖,从中获取的差价那都是极高的,抽成更是恐怖。
  不像是我们圣宝阁还需要花费一些圣元石去购置原料以及扶持一些药圣阵圣以及符圣。
  可以说,九龙堂只需要请几个高手坐镇就可以了,其他事情完全可以请一个......
  级丹药,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个重磅。
  而此刻在为数不多的贵宾阁其中一个,传出震怒的拍案声。
  侯青君面色极度阴沉,死死盯住那木板上的太虚净火丹,双眼都在冒火。
  “是他!那个混账东西,他将老子的太虚净火丹炼制成成丹放在这里拍卖了!”
  其他金乌三神宫的人不敢说话,皆是惧怕现在暴怒的侯青君。
  姜空这是报复那一日侯青君给他的耻辱,在赤裸裸打着侯青君的脸!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好啊!好啊!你敢和我宣战,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万劫不复!”
  侯青君彻底被激怒,整个人的身子都在颤抖着,隐隐欲要爆发。
  燕绾绾的贵宾阁内,她略带错愕的看着那些太虚净火丹,而后哈哈一笑。
  “有趣,那个小子当真是不怕死,敢如此和侯青君叫板,算是我小瞧你了!”
  而在其中一处贵宾阁,东霖圣尊的小女儿站了起来,美眸带着难以置信之色。
  “太虚净火丹!血阳宫的根基丹药怎么会被摆上拍卖台!这个侯青君不怕死吗?”
  这件事情如若被金乌三神宫知道,侯青君绝对会被重罚,甚至是贬为普通弟子。
  根基丹药被拍卖,这不是丹药外泄的事情了,这是打金乌三神宫的脸!“这里的每一颗丹药起拍价都在一个亿。
  各位不要嫌贵,这是半圣王级的丹药!”
  胖子说道。
  “半圣王级!”
  “天啊,这丹药若是拿来打根基,简直是绝了!”
  “呵呵,我那个乖徒儿正好是火属性武修,此物在合适不过了。
  或许未来能够因为此物可以登上南天圣榜的候补榜!”
  底下的人沸腾了。
  这半圣王级四个字已经足够一个亿的含金量。
  “一亿一千万!”
  “一亿一千五百万!”
  ……......
  价格在不断增加,单单第一枚就达到了惊人的一亿三千万!此时姜空眉头却在皱起,这东西已经如此昂贵了,那汲天池该会是多少的价格。
  破损的汲天池那也是圣王级的宝器!“就不知道那胖子合不合我意了。”
  姜空摩挲着下巴,静静看着自己这设下的局,心里已经能够想象到现在那侯青君的表情了。
  价格在不断增加,单单第一枚就达到了惊人的一亿三千万!此时姜空眉头却在皱起,这东西已经如此昂贵了,那汲天池该会是多少的价格。
  破损的汲天池那也是圣王级的宝器!“就不知道那胖子合不合我意了。”
  姜空摩挲着下巴,静静看着自己这设下的局,心里已经能够想象到现在那侯青君的表情了。
  价格在不断增加,单单第一枚就达到了惊人的一亿三千万!此时姜空眉头却在皱起,这东西已经如此昂贵了,那汲天池该会是多少的价格。
  破损的汲天池那也是圣王级的宝器!“就不知道那胖子合不合我意了。”
  姜空摩挲着下巴,静静看着自己这设下的局,心里已经能够想象到现在那侯青君的表情了。
  价格在不断增加,单单第一枚就达到了惊人的一亿三千万!此时姜空眉头却在皱起,这东西已经如此昂贵了,那汲天池该会是多少的价格。
  破损的汲天池那也是圣王级的宝器!“就不知道那胖子合不合我意了。”
  姜空摩挲着下巴,静静看着自己这设下的局,心里已经能够想象到现在那侯青君的表情了。
  价格在不断增加,单单第一枚就达到了惊人的一亿三千万!此时姜空眉头却在皱起,这东西已经如此昂贵了,那汲天池该会是多少的价格。
  破损的汲天池那也是圣王级的宝器!“就不知道那胖子合不合我意了。”
  姜空摩挲着下巴,静静看着自己这设下的局,心里已经能够想象到现在那侯青君的表情了。
  价格在不断增加,单单第一枚就达到了惊人的一亿三千万!此时姜空眉头却在皱起,这东西已经如此昂贵了,那汲天池该会是多少的价格。
  破损的汲天池那也是圣王级的宝器!“就不知道那胖子合不合我意了。”
  姜空摩挲着下巴,静静看着自己这设下的局,心里已经能够想象到现在那侯青君的表情了。
  价格在不断增加,单单第一枚就达到了惊人的一亿三千万!此时姜空眉头却在皱起,这东西已经如此昂贵了,那汲天池该会是多少的价格。
  破损的汲天池那也是圣王级的宝器!“就不知道那胖子合不合我意了。”
  姜空摩挲着下巴,静静看着自己这设下的局,心里已经能够想象到现在那侯青君的表情了。